jverl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承包大明 線上看-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小月老鑒賞-8476q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不悔不悔不悔不悔不悔杨不悔!宝贝女儿,这是爹爹给你取得名字,好不好听?”
郭淡半躺在床上,双手高高举着女儿,一边轻轻摇摆着,一边喊着她的名字。
蛊祸人生
“格格格!”
杨不悔突然咧开嘴,大笑了起来。
“哈哈!”郭淡也跟着笑了起来,又朝着杨飞絮道:“你快看,小月儿多喜欢这个名字。”
杨飞絮一听到这名字,就浑身发胀,很想揍人,但她也拿郭淡没有办法,相比起来,姓氏要更加重要,真是人之贱则无敌,淡淡道:“时辰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郭淡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今晚在这里过夜。”
杨飞絮神情一慌,道:“谁答应你在这里过夜。”
“当然是我宝贝女儿。”
郭淡又冲着杨不悔道:“女儿,是不是?”
“格格格!”
杨不悔又大笑了起来。
“乖女儿。么啊!”
都市娛樂全才 司馬青雨
郭淡重重的在杨不悔那粉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杨飞絮瞧了眼女儿,只觉非常郁闷,她带着得时候,女儿可从未这么笑过。
可她也不想想,就她那酷酷的样子,怎么可能对着她笑。
与郭淡玩得好一会儿,杨不悔突然神情有些不对,瘪了瘪嘴,看着好似要哭,已经是两个孩子得爹,再不济也知道女儿饿了,于是赶紧叫奶妈进来。
网游之绝对秒杀 风向
待奶妈将不悔抱走之后,郭淡突然掏出一纸契约,递给杨飞絮。
“这是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了。”
杨飞絮接过契约来,凝目一看,惊诧道:“入赘通知书?”
郭淡拱手道:“恭喜你们杨家,喜获男丁。”
“噗!”
杨飞絮这回真的没有忍住,直接笑出声来,但随即便恢复那冷酷的脸,“我不答应。”
郭淡问道:“那将来如何跟小月儿解释,以及小月儿长大后又该如何面对自己?”
杨飞絮听罢,不仅紧蹙眉头。
这年头若是有母无父,孩子将要面对的舆论压力是不可想象的。
突然,郭淡走上前来。
“你干什么?”
杨飞絮神色一晃,向来无所畏惧的女锦衣卫,竟然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
砰!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靠在墙上,未等她反应过来,郭淡已经行至她面前,只见这厮一手撑在墙上,嘴角一扬道:“且不提小月儿,就单说我们之间,也唯有我入赘,你当初睡我才会让人理解得。”
无耻!
杨飞絮眸中闪烁出两道寒光来。
砰!
“呃!”
郭淡双目一凸,嘴里发出一声闷响,撑着墙的手渐渐下移,最终在杨飞絮的无情注视下,弯下了腰,可真是日了!好久没见,疏于防范她的大拇指神功,哎呦!我的腹肌。他咬着牙艰难地说道:“年轻人,你…你不讲武德。”
杨飞絮低目俯视着郭淡,道:“你不是喜欢当赘婿么,这就是赘婿该有的待遇。”
郭淡听得双目喷火,这个决不能忍,要是养成这习惯,今后上床不得先穿上盔甲。
决不能惯着!
“但是我…但是我可是第一赘婿!”
郭淡突然站起身来,身子紧贴着杨飞絮,将她抵在墙上,对着那红艳的薄唇狠狠地亲吻了上去,并且与方才的蜻蜓点水不一样,他使出绝技,软体神功。
“唔唔唔—!”
嘴唇被擒住之后,杨飞絮仿佛失去武艺一般,竟如寻常女子一般推搡着郭淡,或捶打郭淡的后背,可郭淡到底也是一个天天锻炼的年轻男子,这如何推得开。
郭淡紧紧抱着杨飞絮,仿佛要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中,二人之间真是连一根针都插不进去。
渐渐地,杨飞絮也不再拍打郭淡,双手紧紧抓着郭淡的双臂。
过得一会儿,郭淡实在是憋不住了,这才放开杨飞絮。
狂霸總裁,放馬過來
“呼…呼…!”
二人不断喘着粗气。
看着她娇喘吁吁,呵气如兰,眸含秀水,霞飞双颊,娇艳无比,郭淡心神一动,不等恢复气力,便要再一亲芳泽。
“等等!”
杨飞絮一手抵住他的胸膛,充满沮丧地说道:“我认输了。”
都市潜龙 无限内存
有月儿在,她拿郭淡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郭淡瞧了眼她,又瞥向她手中的契约,“签字吧。”
杨飞絮纠结了片刻,一手推开郭淡,干净利落在契约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道:“我只是为了月儿签得。”
郭淡笑道:“但这份契约却是为你而写。”
杨飞絮冷笑一声,讥讽道:“你应该去找五条枪印上几十张,以备将来用。”
郭淡眨了眨眼,道:“还真别说,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啊!不过几十张会不会少了一点?嗯,这得找信行去计算一下,如果他们算出几十张,我就将他们全部辞退。”
“无耻!”
杨飞絮不禁鄙夷了郭淡一眼。
郭淡也不以为意,坐了下来,凝视着杨飞絮,道:“明日跟我一块回城吧。”
杨飞絮微微一怔,避开郭淡的目光,道:“在我没有向陛下复命之前,我仍旧在执行任务。”
郭淡沉吟少许,点点头道:“好吧!那就一切都等你复命之后再说,”
杨飞絮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感动。
冠軍之名
郭淡突然道:“希望将来小月儿也能够继承其母的衣钵,成为威风凛凛得女锦衣卫。”
杨飞絮微微一怔,问道:“是真的么?”
郭淡点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如果她有能力,我绝对会支持他,我才不愿意郭淡和杨飞絮的女儿成为他人的附庸,毕竟她的父母都是依靠自己拼搏上位得。”
杨飞絮轻轻咬了下唇,努力地憋住内心的喜悦。
郭淡的这一番话,对于杨飞絮而言,那可真是胜过千万言语,她其实也有过这个念头,但她也只敢想一想,毕竟她能够成为锦衣卫,那真是有着很多方面的原因,基本上是不可复制得,可如今得到郭淡的支持,她顿时觉得兴奋不已。
咚咚咚!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杨小姐,已经喂完奶了。”
郭淡忙起身打开门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父女连心,小月儿见到郭淡,身子立刻向他倾倒过来,惹得郭淡好生开心,赶紧将小月儿抱过来,亲吻了几下,又向杨飞絮道:“今晚我要陪小月儿睡,没有你的份。”
杨飞絮一翻白眼,没有搭理他。
郭淡也没有拿热脸去贴,抱着小月儿坐在床上,玩得是不亦说乎。
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三更天。
咚咚咚!
“什么事?”房内传来杨飞絮谨慎的声音。
郭淡语气急促道:“是我,快些开门。”
“什么事?”
“放心,我不是来讨债得,是小月儿想你了。”
郭淡看着怀里小月儿,红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嘴唇一张一合,“阿母阿母”地念叨着,可真是好生心疼啊。
虽然杨飞絮作为母亲就比寇涴纱还要烂,但是这血溶于水,没有理由的。
门很快就打开来,只见杨飞絮裹着外衣,乌黑发亮的秀发中分开来,直落在脸颊两边,双眸清澈明亮,这简直都可以纯出天际。
郭淡不禁看得双目发直,心道,这是隐藏的属性么?
也真不怪他,他是真没有想到,杨飞絮还有恁地清纯的一面,一直以来,杨飞絮在他印象到都是英姿飒爽,英气逼人,哪里想到,这发型一变,整个人的气质都完全改变了。
尤其是小月儿往她身上扑过去时,她神情动容的瞬间,简直就是郭淡两辈子见过最清纯得女人。
不可思议啊!
这女人善变,果真是一点没错,你要是早露出这一面来,只怕小月儿已经有好几个弟弟妹妹了。郭淡吞咽了一口,厚着脸皮的跟了进去,他就盼着能够多看两眼。
“你作甚?”
杨飞絮抱着小月儿,看着抬腿入屋的郭淡,不禁谨慎地看着他。
“我…我想月儿。”郭淡一本正经道。
杨飞絮诧异道:“你想月儿?”
郭淡反问道:“不能想么?”
杨飞絮道:“你才刚将小月儿抱过来。”
郭淡没好气道:“美女,你天天跟月儿待在一块,自然不觉得,我不同呀,你又不肯跟我回城,我就是一两天的功夫,跟小月儿分开一刻钟,我可都舍不得。”
杨飞絮看着小月儿搂着她的玉颈,不肯松手,不禁为难道:“那怎么办?”
郭淡挠着头,羞答答地说道:“你要不嫌弃的话,那我们就一块睡吧。嘿嘿……!”
杨飞絮瞪他一眼,道:“不必了,你跟月儿睡,我坐在一旁休息就可以了。”
说罢,她便抱着小月儿转身入得屋内。
这女人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啊!郭淡美滋滋地走了进去,将门关上。
也不知是不是第一次跟父母同处一室,小月儿异样精神,小嘴里叽里呱啦说不听,一会儿围着郭淡爬来爬去,一会儿又冲着杨飞絮张手撒娇,最终还是逼得杨飞絮只能坐在床上,与郭淡一块陪着小月儿玩耍。
無妄天堂 澤楓
“你看什么?”
杨飞絮也注意到,郭淡的目光老是往她脸上瞟,跟平时不太一样。
“谁看你了。”
郭淡心虚地撇了下嘴,又抱起小月儿来。
平时的杨飞絮,给男人一种征服得欲望,但此时杨飞絮,却又让人觉得不可亵渎。
小月儿玩得越发起劲,一会儿爬到郭淡怀里,一会儿又爬到杨飞絮怀里,逗得杨飞絮也是忍俊不禁。
“呀!”
突然,杨飞絮惊呼一声。
原来小月儿突然小手拉着杨飞絮的衣领,用力一拉,顿时春光泄露,可真是挺拔的不像话啊。
郭淡双目一睁,惊呼道:“粉红色。”
“混蛋!”
杨飞絮羞怒地飞起一脚。
“哎呦!”
郭淡一不留神,直接被踢下床去。
“格格格!”
小月儿见到郭淡栽倒在床,张开嘴哈哈大笑起来。
重生之银河巨星
“你还好意思笑!”
杨飞絮面红如血,轻轻拍了一下小月儿屁股。
小月儿当即嘴唇一瘪,可真是像极了郭淡。
杨飞絮见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可真是个你爹一个德行,动不动就装委屈,你以后别当锦衣卫,当商人去吧。”
这时,郭淡又爬了上来,怒目圆睁,“你干什么打我女儿!”说着,他双手将小月儿抱过来,道:“月儿别怕,爹爹在此,谁要欺负你,爹爹跟她没完。”说着,他摸着女儿的小脸蛋,“乖女儿,方才真是谢谢你了。”
杨飞絮听到后面那半句话,差点气昏厥过去。
但这打打闹闹,反倒是令他们更像似一家人。
如果说寇承香、郭承嗣是寇涴纱和郭淡的爱情结晶,那么小月儿就是杨飞絮和郭淡的月老,是这段姻缘的开始。
小月儿之名,可真是名符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