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1x7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240,曖昧的風情畫:第四章(4)讀書-kkyq0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这次灵山之旅,让陈栋好像走了一趟烧热的铁锅,浑身灼热,回去好一段日子才缓过神来。
陈栋想着他和林芸芸是地下恋情,她应该没有把他和他的恋爱关系,告诉他的同事、朋友和家人。她失踪快三个月了,应该她身边的人开始找她了,但没有谁找上他,问他林芸芸的行踪。他最害怕警察会找上门来,也不见有警察找他问过话。
惡女當道之廢材要逆天
因此,陈栋每天过着心安理得的日子。
4
掌御诸天时空
百变小樱穿越守护甜心 薰衣草伤恋
罗菲想着他的父亲罗源不让他做侦探,不是要剥夺他的梦想,而是父亲觉得做侦探,是要跟坏人打交道,运气不好,遇上足够邪恶的坏人,说不定还性命不保。
罗菲之前跟“飞天鹰”组织的人斗智斗勇的时候,差点被人推下悬崖,摔得尸骨不存,想想都可怖,再也见不到从骨子里爱他这个儿子的父亲了。他一命呜呼了,万事与他无关了,可他爸爸的余生可能就在失去他的痛苦中艰难度过了……想想父亲伤心悲痛的样子,他就一阵心酸。
那时,被恶人要推下悬崖时,他特别想见自己的爸爸,现在他有幸还活着,他决定妥协,回家跟他爸爸喝上一杯,好好聊聊,让他知道,他现在一切安好!这不正是每个做父母的——对孩子最大的期盼吗?
罗源看儿子罗菲主动回来找他了,心上激动的不行,表面却不冷不热!
罗菲知道父亲心里的小九九,他看儿子回来肯定高兴的不得了,为了面子,却要装出不在乎的样子。
田言蜜语:王爷,来耕田
罗菲主动要和父亲喝一杯,罗菲赶忙吩咐佣人准备了非常丰盛的一桌菜,丰盛的像满汉全席,从那铺张准备的饭菜看得出,他父亲对他能够主动回家,喜在心上!
罗菲当时被父亲赶出家门,手机都被没收了,一无所有,不想他回来时,好手机、好车都有了,衣服穿得也很考究,看来做侦探赚到钱了,没有在外面被饿死!
父子俩围着一桌丰盛的菜,谈天论地喝酒,都忘记吃菜,浪费的让佣人心疼。要知道,罗源虽然有钱,平时可没有这么浪费,吃穿都很简朴,眼下完全是因为儿子回来,一时高兴,才让佣人做了他们根本吃不完的饭菜。
到了深夜,罗菲不打算在家睡觉。父亲估计是喝的有点多了,说要跟儿子一起睡觉。
在罗菲记忆中,跟父亲一起睡觉好像还是小学的事。
昨晚罗菲跟父亲睡觉,竟然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还是父子情深,特别温暖,他父亲好像因此激动的睡不着觉,半夜好几次起来给他盖被子了。
次日,罗菲起床时,罗源已经出门工作了。他父亲是一个工作狂,每天四点多就会起床锻炼身体,吃完早餐,七点就会开始工作。罗菲自叹没有父亲这样勤奋,所以在事业上永远都赶不上他的父亲。
罗菲本来想在家里温暖的床上多赖一会儿的,想着有一个奇特案子,等他处理,他约好今天上午十点在他的侦探社见当事人的。所以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下楼时,佣人已经准备好早餐给他了,他胡乱吃了几口,要出门时,佣人告诉他,他父亲说晚上回来跟他一起吃饭,希望他晚上早点回家。
异世篇之朽木忘川
召唤号角
罗菲答应着……
罗菲到侦探社时,已经有一个打扮时髦,气质迷人的女人,等在侦探社门前了,想必就是昨天电话约他的那位女士。
女人看罗菲来了,立马迎了上去,说道:“你就是那个侦探罗菲?”
大小美女愛上我
“是的。”罗菲道,“你是从北bei京jing来的那位名画家于铁先生的太太张女士?”
张女士优雅地笑了一下,说道:“是的,是我深圳的朋友把你介绍给了我,我才来找你的。我以为你是一个老道的老头儿,不想这么年轻。”
罗菲边开门边说:“昨晚喝多了酒,差点睡过头了,没能赴约。年轻人也可以老道,不止是年纪大的人才老道。”
张女士微笑道:“——我也是刚到。你虽然年轻,看起来很老道。”
张女士是一个果断爽快的人,不必要的寒暄,她似乎不喜欢,直接告诉他来找他的理由。
张女士把一张报纸递给罗菲,她特地在一幅画上画了一个圈,画上有一栋别墅,别墅的窗子上依偎着一对男女。
罗菲看了画旁边的文字,是对画的作者的介绍,画的作者叫陈栋,是最近美术界的一颗新星,陈栋就是靠那副画出名的,评论家评论,他的画风有名画家于铁的风范。
罗菲问道:“这副画有问题吗?评论家说作者的画有你先生的画风,这没有什么不妥呢!”
stone
聽說愛曾經回來過 納蘭壹夢
张女士摆手道:“不,要是事情就这么简单,我今天也不会来找你了。其实这副画根本就是我先生生前画的。”’
冷酷美女爱上冰山帅哥 樱樰椛
罗菲的两道眉毛都要拧到一起了,好奇地问:“此话怎讲?”
张女士道:“我先生于铁在美术界拼搏多年,算是一个有名气的画家。去年查出有癌症,医生告诉他,已经是晚期,康复的可能性比较小,所以他放弃了治疗。于是他全国各地跑,寻找画画的灵感,跑了半年也没有画一副出画来,可能是病情的影响,影响了他的心情,才不知如何下笔画一幅好的画。他到你们南方一个叫辉煌镇的地方,他觉得那里空气很好,便在一家五月花的旅馆住了一个月,虽然在那个小镇上游玩了一段时间,还是找不到画画的灵感,于是又到深圳来,他说他找到画画的灵感了,就是画的那副画。他拍照给我看了,不过他说还不是很完美。不知道怎么被陈栋拿走了那副画,还成就了他的名气。”
罗菲点了点头,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调查,那副画怎么到陈栋手里了,方便你维权是吗?”
“是的。”张女士给了罗菲一张支票,“这是预付款,我希望你尽快帮我查粗是怎么回事,因为我先生尸骨未寒,我不希望有人拿我先生的作品,去谋得私利。”
“张女士出手这么大方,看来势必要我帮你找出陈栋如何盗用你先生的画,”罗菲道,“其实你可以直接去问陈栋为什么要盗用你先生的作品。”
张女士道:“我让人去问过他了,他不承认,让我找出证据来,证明那画是我先生画的。”
罗菲道:“你是让我找出陈栋盗画的证据么?”
张女士道:“就是这个意思。”
罗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给我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