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igv精华言情小說 問丹朱笔趣-第四百四十六章 詢問分享-1xifs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他的声音沙哑不算很大,但大殿里一下子变的安静。
原本在哭在乱跑的人都呆在原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人。
铠甲,铁面,能把太子射飞的重弓。
黑道仲裁者 河帅
抱着柱子的鲁王滑落在地上,脸色比被箭射中更难看,真是铁面将军,那现在不是做梦,而是大家都被杀死来到阴间了?
相比于其他人的呆滞,楚修容则眼神清亮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虽然先前猜到楚鱼容是谁,谁又是楚鱼容时,他已经惊叹了很久,但此时亲眼看到,还是忍不住更惊叹。
多神奇啊,眼前的人,不是他认识的铁面将军,也不是他认识的楚鱼容,是另外一个人。
呆滞也是一瞬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进忠太监已经到了皇帝身边,殿内余下的暗卫也都涌到皇帝身前围护。
全民进化时代
被钉在屏风上的楚谨容发出无意识的呻吟,殿内其他受伤的人也高高低低的痛呼,惊乱的太监宫女后妃们啜泣。
嘈杂纷乱重回人间。
食物链顶端的忍者 风灵月影
外边也传来重重的脚步声,铠甲兵器碰撞,人被拖着在地上滑动——应该是被射杀先前太子潜藏的人们。
没有要命的利箭再射进来,也没有兵卫冲进来。
我 的 小姨子
站在门口的男人就像一座山。
看着这座山,皇帝的脸色并没有多好看,而四周暗卫们的神情也没有多放松。
“这这,是谁啊。”从呆滞震惊中回过神的徐妃忍不住喊。
乍一眼看过去,会让人想到铁面将军,但仔细看的话,妇人们对将军气息不熟,但对外貌印象深刻。
这最多可以说是个年轻的铁面将军——总不能是人死一次就返老还童了吧。
“陛下,就是他。”周玄将手里充当盾甲的禁卫尸首扔下,一步迈到皇帝御座下,“他,他假扮铁面将军。”
先前太子袭杀时,他也向皇帝这边冲来,要保护皇帝,只不过比进忠太监慢了一步。
皇帝没有理会他,面色青白的看着门口站着的人。
重返八岁 七月月色已如玉
“墨林。”他开口道。
大殿里人们神情再次一愣,墨林这个名字有很多人都知道,那是皇帝身边最厉害的暗卫。
有一个身高瘦长的男人从屏风后出来,手中握着一把长刀。
看到墨林走出来,原本正要爬向皇帝的鲁王再次抱住了柱子,神情变得更加惊恐,事情还没完,形势比先前还要紧张!
先前太子都那样了,满殿的人都要被杀死了,皇帝都没有喊墨林出来。
墨林是皇帝最大的杀器。
此时此刻,被唤出来了,可见眼前这个不人不鬼的男人是多大的威胁。
鲁王听到门边站着的男人铁面后一声苍老的轻笑。
“墨林?”他说,“墨林威胁不了我吧?当初比试过几次,不分上下。”
墨林没有说话,皇帝也不回应这个问题,只冷冷的看着他:“楚鱼容,你想干什么?”
楚鱼容这个名字喊出来,再一次重击殿内的人,思绪都凌乱了,想法都没有了,一片空白。
皇帝身后的屏风都似乎受了惊,发出咚的一声——又或者是被钉在上面的楚谨容身子在抖动吧,此时此刻也没有人在意他了。
大家都看着门口站着的铁面人——楚鱼容?
“我想干什么?”铁面人笑了,苍老的声音消失了,铁面后传出清亮的声音,“父皇,多明显啊,我这是救驾。”
真是楚鱼容——虽然对他的声音大家也没有多熟悉,虽然他还没有摘下面具,但这一声父皇总是没错,六个皇子在场的就剩下他了。
“救驾?”皇帝冷冷道,“如今这场面——”
妖孽们的花样生活
说到这场面,他看向四周,贤妃跟一群太监宫女挤着,燕王趴在地上,鲁王抱着一根柱子,徐妃被楚修容护在身边,他们身上有血迹,不知道是其他人的,还是被箭刺伤了,张太医胳膊中了一箭,幸运的是还有活着,而五皇子躺在血泊中的双眼瞪圆,已经没有了气息。
楚谨容,皇帝的视线最终落在他身上——
楚谨容披头散发,麻布衣衫,被一支箭穿透肩膀钉在屏风上,垂着头,若有若无呻吟,像一个破布人偶。
虽然这个儿子畜生不如,但看到这一幕,他的心还是刀割一般的疼。
疼的他眼都模糊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楚鱼容——”皇帝声音嘶哑,“这场面跟你有多少干系?”
印第安神话故事 萧风
“这场面跟我没什么关系。”楚鱼容说,“不过,这场面我的确想到了,但没阻止。”
皇帝怒喝:“你果然瞒着朕!你是不是也参与——”
“父皇。”楚鱼容打断他,“你清醒点,我都能想到的,父皇您应该也想得到,我不阻止,是因为你你不阻止,你都不阻止,谁又能阻止这一切?”
什么?皇帝被他说得一怔。
楚鱼容看着皇帝:“从头到尾这些事您哪一件不知道?谁瞒着你了?张太医的儿子怎么死的,父皇您不知道吗?谨容和皇后谋害修容,您不知道吗?睦容飞扬跋扈欺负兄弟们,您不知道吗?上河村案,睦容刺杀从齐国归来的修容,您不知道吗?修容心里多恨过的多苦,您不知道吗?父皇,您比任何一个人知道的都多,但你从来都没有阻止,你现在来问罪怪我?”
他的声音虽然不再苍老,但如同铁面具和铠甲一样冰冷,一句一句利箭一般飞来。
皇帝忍不住伸手按住心口,他,知道吗?他好像,是,知道吧,但是他做了很多事——
“你做了很多事,但那不是阻止。”楚鱼容道,摇摇头,“而是遮掩,遮掩了这个,遮掩那个,一件又一件,出现了你就让他们消失,消失在世人的视线里,但这些事根源都依旧存在,它们消失在视线里,但存在人心里,继续生根发芽,繁衍扩散。”
皇帝要说什么,楚鱼容手里的弓指向楚修容。
“楚修容。”他喊道。
徐妃还处在震惊中,下意识的抱住楚修容的胳膊,神情惊惧。
“母妃,别怕,六弟不会伤害我。”楚修容安抚她,对楚鱼容一笑,“事实上,我今日敢这样站在这里,不是因为我不怕死,也不是因为父皇在,更不是因为我有什么万无一失的筹备,而是因为世上还有个楚鱼容,我知道楚鱼容一定会来。”
听到这句话,皇帝眼神再次悲愤,所以他们就是串通好的——
楚鱼容没有理会皇帝的眼神,也没有理会楚修容的话,只道:“适才父皇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是因为恨皇后太子,还是想要皇位,你还没回答,你现在告诉父皇,你要的是什么?”
殿内的人们微微愣,这时候,怎么又突然说这个?
楚修容笑了。
“真没想到,是最没有来往最陌生的你,最明白我。”他轻叹,不再看楚鱼容,依言看向皇帝,“父皇,你也知道了,我从十几年前就已经取得张太医的怜惜,那么,其实我有很多办法,很多机会,甚至在很早以前,就能亲手杀了皇后,杀了太子。”
的确是这样,有张院判,下个毒做个假病什么的都没人能轻易发现,皇帝看着他,那么——
“但那样对他们来说太轻松了,我可不要他们死的这么无声无息,不痛不苦。”楚修容皇帝,脸上的笑如春风般轻柔,“我要让他们互相残杀,我要看他们母子情深死在对方手里。”
“你——”皇帝更震惊。
“我啊——如果要想当太子,早点除掉太子和皇后,太子之位就非我莫属。”楚修容接着说,再看身边的徐妃,带着几分歉意,“母妃,我也骗了你,其实我根本不想当太子,所以这些日子,我没有听你的话去讨父皇欢心。”
徐妃紧紧抓着他:“阿修,阿修,你——”
她一直以为时机未到,张太医没准备好,楚修容身体没准备好,原来早就可以报仇,早就可以当太子,那是为什么啊,吃了这么苦受了这么罪,报仇是当然要报仇,但报仇也可以当太子啊,她也不懂了。
楚修容看向皇帝,一字一顿道:“我做这些事,是为了问父皇一句,你后悔吗?”
什么?皇帝看着楚修容,神情茫然,似乎没有听懂。
“楚谨容当年害我,你不罚他。”楚修容看着皇帝继续问,“你那么爱他,那么以他为荣,他今天害皇后,害了五皇子,又害你,你现在有没有觉得他不值得你以他为荣?不值得你那么爱他?你现在有没有后悔当初没有罚他?”
他的语气轻柔,眼神清澈好奇,宛如一个求知的孩子。
猛地一下,皇帝心被撕开,眼泪汩汩流下来。
他的眼前站着的不是玉树临风的青年人,而是当初那个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一双眼又惊又怕又期盼的看着他的孩童。
这么多年了,那个孩子,还一直看着他,等着他一句话。
那句话不是别怕父皇会治好你,不是父皇会保护好你,不是父皇会好好的爱护你,而是,父皇为你惩罚坏人,父皇给你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