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mq7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笔趣-第二百九十五章 詩會推薦-b8le5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然而谢澄在听到姜音的话之后,却是冷冷一笑。
“人们都说边境十分混乱,可这所谓的混乱也包括各方的势力。”
“驻守边界的士兵中各个首领也不见得是一条心,如果有人有心隐瞒的话就算是我死了,他们也有办法暂时把这个消息给压下去。”
当然这个压下去也只是指被人发现的时间长短问题而已。
有人主张谈和,有人主张开战,虽说大部分武将都比较倾向于开开战,可这其中也有几个想要结束战争。
然而只要自己出事的消息传扬出去的话,这件事就会复杂很多。
他的身份是皇上派来交涉的人,他只要出事,这场战,不打也得打。
所以在看到外面这风平浪静,他早已料想到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现在也不想这么快的回去,就让那些人继续不安下去。
元子青是知道谢澄的,对于这个周国丞相之子,他可没半分好感。
“你还是离他远一点吧。”趁着谢澄买东西的时候,元子青拉着姜音。
姜音不解,“这是怎么了?”
他们应该都不熟,为何元子青又说出这样的话?
元子青抿了抿嘴,“你的身份和他的身份……哎呀,就是觉得你们彼此的立场都不相同,走这么近好像不太合适。”
终结承诺
明明他都怀疑蒋国被灭国和周国有关,他和这个男人走得这么近近,多少都会影响她的判断。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在我的心底那件事最为重要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真相,不论这背后的人是谁,我都会报仇,不会留情。”
对于元子青的建议,她以前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在和谢澄相处这么久以来,她对谢澄多少有点信心,至少姜国灭国的事情应该和谢澄没有关系。
至于谢澄的父亲,那就说不准了。
如果到时候谢澄是站在他父亲那一边的,那她也会快刀斩乱麻结束这段感情。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论如何,你多小心他。”
元子青是打从心底里就觉得谢澄不可靠,总觉得他靠近姜音是别有用心。
不过元子青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男女感情之事,否则他可能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谢澄买完东西回来之后就听到元子青的话,脸瞬间一黑,他轻轻瞟了一眼元子青。
“不知道元公子对在下有什么误解,有问题可以当面向在下提问,这背后嚼舌根这可不像是什么文人墨客所做的事情。”
谢澄把手上的糕点递给姜音,这才看向元子青施施然的说道。
元子青也没料到他说的话,居然被谢澄给听了正着,这多少让他有些尴尬。
不过谢澄的话却也让他不服气了。
“我并没有在背后说你的不好,只是你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姑娘家的独处我当然得提醒他她,让她多注意你一点了,不然谁知道你有没有坏心思?”
谢澄怒视而望,“我和音儿相识已久,我的为人她非常清楚,不需要你在这里瞎操心,反而是你,男女之间相处也得懂分寸,你靠得她太近了。”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把元子青一脚给踹飞,用得着他在这里多嘴说这么些话。
“而且你不相信音儿的判断力吗?”谢澄咬了咬后牙槽,一字一顿地说道。
元子青一时间哑口无言,他哪里料到这个人居然就这么直白地质问,一般人难道不是当做没听到?
姜音看他们两个的目光都快要蹦出了火花,这不上前打断。
“好了,我知道你们都在关心我,不过你们都是我的朋友,能不能好好相处?”
姜音歪着头看着他们,想带着他们的回答。
而此时此刻,这两个大男人心底齐齐闪过两个字。
不能!
“听到他在背后教唆你,我就有点生气,所以说话冲了点,我下次注意。”
谢澄转过头看向姜音,话外却丝毫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在背后暗搓搓地说别人坏话,这是人干的事?
元子青见姜音发话了,也赶紧表态。
“我说那句话并无恶意,还望谢公子自己不要介意。”
“这样才对,不过你跟我说说那个诗会到底是什么样的?居然可以让你不远千里跑来边境来参加这个诗会?”姜音着实有些好奇。
元子青挠了挠头,“其实我也是听我朋友说起,好像是有我一个老乡会出现,所以我就来看看是不是我认识的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有这么大的魅力把你给招来了?”姜音又问。
元子青挥开扇子,用扇子挡住了下面半张脸,眉眼带笑。
“听说是一个大美女,所以我这不就是想来见识见识吗?”
才子配美人,绝配。试问,美人谁能不爱?
元子青所透露出的线索无一不和她要找的人对上了号,她现在可以说有一半的把握来证明他她所要找的人就是元子青所说的女人。
不过事实到底如何,只能到时候去诗会才能搞清楚了。
这次的诗会在一个茶楼中举办,还没走到跟前就见了茶楼门口门庭若市,这场面让姜音感觉像是回到城中。
这一点都不像是在边境会出现的景象。
原本姜音打算就这样进去,可没等他她迈开步子,元子青就拉住了他。
“你就打算这样去么?”元子青微微瞪大了眼。
姜音挑眉,“不然?”
“这次来参加社会的大多都是男子,就你这长相和装扮,你一进去绝对会引的全场瞩目,相信我,到时候你绝对清闲不下来。”元子青一副过来人的样子。
姜音眉头微皱,若是如此,那更不方便她办事。
元子青叹了一口气,用扇子敲了敲额头,“算了,你跟我来吧。”
谢澄没有阻拦,其实他心底也不愿让姜音以这样的容貌去参加诗会。
茶楼门口处有很多对联,只要你对出下联就可以进入酒楼参加诗会,这举动也是免得为了让一些头脑无墨的人坏了其他人的雅兴。
此时,门口站着三个男子,他们看着门口的对联,没加思索地脱口对出下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