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c6h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起點-558.山中要塞(長壽祕訣換推薦票啦)-8hprh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九洲可考的历史,最早是在夏朝,夏朝有本书叫《大夏礼记》,上面记载了古人的一些生活日常与所见所闻。
因为记述者为修士,这本书便被认为是人族中最早的修行记述,全是古人对于天地万物的认知。
其中自然少不了对动物的记述,但《大夏礼记》对动物划分与现在完全不同,它只是简单分为了“蠃鳞毛羽昆”五类,合成“五虫”:
禽类称为“羽虫”,以凤凰为首领;
走兽类称为“毛虫”,以麒麟为首领;
带有甲壳的虫类和水族等称为“昆虫”,以灵龟为首领;
有鳞片的鱼类、爬虫等和有翅的昆虫等被称为“鳞虫”,以蛟龙为首领;
人、蚯蚓、蛤蟆、黄鳝、无鳞海鱼、无鳞蛇等裸露少毛少鳞的生物被称为“蠃虫”或“倮虫”,以圣人为首领。
仡僚猖所说的倮虫,便是五虫之中的第五类虫!
王七麟没看过《大夏礼记》,这本书内容失传的厉害,残余内容断断续续,不存在系统性的联系,导致内容变得自相矛盾甚至令人无法置信。
但他知道五虫的说法,甚至很早就知道了:
因为民间称呼老虎为大虫、称呼蛇为长虫、懒汉叫懒虫、爱看书的叫书虫、麻雀叫小虫……
当然男人有时候也会被叫小虫——很多地方没有这个称呼,而是把男人的小宝贝儿叫小雀,在这里小雀与小虫是一个意思的。
王七麟小时候知道这些称呼后觉得奇怪,便留心打听过原因,从村里老人口中便得知了上古五虫、所有生命皆为虫的说法。
所以他知道五虫说法,也知道倮虫、羽虫、毛虫等压根不是一种虫的名字,而是一个分类。
唯愛鬼醫毒妃
面对仡僚猖下意识吐出的称呼,他将自己对五虫的了解说了出来。
仡僚猖听后摇头:“王大人,你所说的《大夏礼记》老朽是不知道的,所谓的五虫名字,老朽倒是知道,可是关于五虫说法却与你们汉人不一样。”
他随后给王七麟讲了山里部族对于上古时代的阐述。
首先是上古时候,天和地在不息的动荡之中,树木会走路,石头会说话。
天地日月、石木水火、山川河流还没有形成,然而天地的影子、日月的影子、石木的影子、水火的影子、山川的影子、河流的影子已经出现了。
接着由于气息和声音的变化,生出了一个名叫盘果王的大神,盘果王为一,他出现后诞生了天与地,此为二,天生日月星此为三,星辰破碎虚空此为天之万物。
地生水土山,此为三,同样,水生江河湖海之万物,山生群峰为万物,土地则生出沙漠沼泽黑土红土等万物。
就此天地万物出现。
可是没有生灵,此时树木倒是会走路、石头会说话,但它们没有灵智,盘果王便让——让树木和石头的灵气进行结合,一起生出了五个蛋!
五个蛋破碎爬出来五种虫,第一为羽虫,羽虫化万种,飞天向苍穹。
第二为毛虫,毛虫化万种,跳入丛林中。
第三为昆虫,昆虫化万种,钻入土地里。
第四为鳞虫,鳞虫化万种,跳到清水里。
第五为倮虫,倮虫化万种,行走天地间……
这段记述是以唱诗的形式存在的,仡僚猖嗓音低沉、吐字清晰、节奏韵律十足,王七麟听着感觉还挺好。
八喵躺在一块石头上翘着二郎腿,一只胖爪在小肚子上跟着节奏打拍子,眯着眼歪着嘴,吊儿郎当跟听小曲的地主家傻儿子似的。
十咦一直在冲着洞口探头探脑,它这只小虫子想钻洞。
仡僚猖唱到五虫出现后便停下了,他说道:“这叫《创始记》,是我们山里头对于天地万物最早记述的史诗,是由盘果王传下来的。”
王七麟说道:“你们说的盘果王,就是我们汉人的始祖盘古,对吧?”
仡僚猖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或许是吧,万物共祖为盘果王,盘果盘古只是口音的一点差别罢了。”
王七麟问道:“你们的《创始记》里有关于五虫的详细记述吗?你怎么知道我肩膀上这个小虫子是倮虫?”
仡僚猖说道:“《创始记》没有具体记述五虫长什么样子,可是我们族里也有先祖秘境,秘境之中有许多壁画,里面便有五虫的图画。”
他指向十咦说道:“倮虫便是如此,它能由一个眼睛变成两个眼睛、能由两个眼睛变为一个眼睛,最关键的是——老朽有本命虫,当老朽看到它的时候,本命虫对它生出亲近之心,这就是五虫本领。”
“五虫为万虫之祖,万虫不可攻讦自家始祖之虫,这是规矩。”
王七麟一下子想到了刚得到十咦时候的一件事。
当时他还在上原府,有一次他去找银将驿所找太霸,然后被一个铁尉给拦住了,那铁尉的武器是一条琴蛇,当时十咦进他身体,琴蛇便没有再攻击他。
蛇多数有鳞片,属于鳞虫,可是琴蛇没有鳞片,通体银白可化作一柄银枪,它是倮虫!
他又继续往下想,后来他与徐大一起下入阴路碰到了一群想要从阴路中逃跑的鬼,通过十咦他能看到鬼的样子、听到鬼的话:鬼也是倮虫!
再有一次用到十咦,他是用十咦去劝降金翅鸟,金翅鸟不是倮虫,但同属万虫,当时正是十咦进入他身躯后,金翅鸟对他生出好感,愿意与他协商为他御剑。
还有就是大蟒神,他更不是倮虫,所以当时他用十咦去劝降大蟒神,大蟒神起初并不肯答应,可是最终在暴力威胁下还是屈服了。
仔细想来,大蟒神乃是天龙八部众之一,性情彪悍,不应该那么容易服软。
他会服软的原因是,他本身就对王七麟挺有好感的,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服软就要被阿修罗那莽子和紧那罗那战争贩子给揍了,于是他选择服软。
王七麟还想到了那个化作秦韬身份追杀了好几个书生的脉望,脉望是书虫蠹鱼所化的妖,他第一次看到十咦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异常的亲近。
蠹鱼名字带鱼可不是鱼不属鳞虫,它正儿八经的昆虫,但它化人之后就是倮虫了,所以对十咦才会那么亲热。
再就是他发现十咦钻进他耳朵后他连鬼话都能听懂,于是曾经让十咦钻进耳朵里去听八喵和九六的声音,结果屁都没有听懂。
现在原因出来了,八喵和九六不是倮虫是毛虫,十咦对它俩不起作用!
综合诸多想法、解开诸多谜底,他终于明白了十咦的身份,这是上古五虫之倮虫!
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他懂,所以他断然摇头道:“他不是什么倮虫,他是一条奇蛇而已。你看如果按照你说的,他是倮虫,那我拥有倮虫,为什么还会被人追杀?之前我与三尖虿寨交锋的时候,他们放出的蝎子也咬我了!”
仡僚猖说道:“是啊,有人追杀你,蝎子也咬你,可是这跟倮虫有什么关系?他们又不是追杀倮虫,也不是要咬倮虫,而是对付你。”
听到这里王七麟就知道了,当地人对于五虫了解也不多,并不清楚倮虫可以钻进人的体内去让人拥有一些异能力这回事。
不知道正好,他没有多说,只是对仡僚猖说道:“不管它是不是倮虫,本官都不希望它的存在暴露出去,你,明白本官的意思吗?”
仡僚猖平静的点头:“老朽不是多嘴的人。”
王七麟亲热的拍拍他的手臂说道:“老爷子,现在知道我这爱宠的只有你一人,也只有你认为他是倮虫,所以如果外界有关于他是倮虫的消息传出去,那我就得认为是你把消息乱传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仡僚猖继续点头:“明白,相关消息透露出去,你会杀了我。”
“你还是不明白,”王七麟笑,“我的意思是消息透露出去,我会联合九黎对你们大黑峒来个斩草除根!”
庶女狂妃:腹黑四小姐 梓素
仡僚猖凝视着他说道:“这样一来,有一件事老朽就不能做到了。”
王七麟立马说道:“可是只要你保住这机密,我观风卫就是你们大黑峒的铁杆盟友,我敢向你承诺,这次来蜀郡,我会把九黎峒收拾的服服帖帖!”
“不是都说祯王是九黎峒的靠山吗?相信我,我会把他们这个靠山给收拾掉!”
仡僚猖说道:“好,那老朽将这件事告知你。老朽本来带你上来,是要完成苗松云对你们的许诺,让你的谪龙脱胎换骨。”
王七麟纳闷的问道:“苗松云是谁?谪龙又是什么?”
仡僚猖解释道:“苗松云便是三尖虿寨的天师,你们不知道他的名字?至于谪龙则是你养的另一个灵虫,是一条头上鳞片能竖起成王冠状的大蛇。”
王七麟恍然:“原来那条大蛇叫谪龙?可那条大蛇不是我的,是徐大人的。”
他终于明白仡僚猖将自己叫上山崖的原因:“你让我上来,是想完成那个老天师的承诺,给谪龙增进修为?那你叫错人了啊!”
仡僚猖尴尬的往下看,下面徐大正在傻乎乎的抬头看,两人打了个对眼。
风吹过,他满头华发凌乱了。
王七麟问道:“你要用什么法子来给谪龙脱胎换骨?”
仡僚猖回来指向露出来的洞穴,说道:“下面是红黑瞳寨的白棺,白棺内有万毒之精华,你们汉人便叫它为万毒精,我们叫做虿露。这东西对人对百兽都是剧毒之物,无色无味,异常可怕。”
“可是对蛇来说却是大补的宝贝——对倮虫来说也是大补之物。”
王七麟立马把蠢蠢欲动的十咦放了下去:“冲洞吧宝贝儿,去补一补吧。”
每次进补都是他和八喵九六的事,比如昨天绥绥娘子又逮了一头鹿弄了个鹿三件,王七麟吃腰子八喵吃鹿鞭九六吃鹿宝,十咦没得吃,只跟着混了一口鹿血。
现在王七麟看十咦总感觉它很虚,所以今天有进补的机会和条件,那必须得补一补。
十咦跳了下去。
王七麟皱眉问道:“它怎么上来?这石洞看起来很光滑呀。”
仡僚猖面无表情的说道:“老朽以为你会绑一条鱼线在它身上,放它入洞,到时候扯鱼线再把它给提上来。”
王七麟恍然大悟,好主意。
可惜现在十咦已经一杆进洞了。
不过这不意味着这办法没用,他挺担心十咦出事的,于是找了一条长绳,将八喵给绑了起来,对八喵说道:“你下去看看情况,万一十咦遇到危险你得救它。”
八喵懵逼的看着他:那崽崽有事呢?
王七麟搓它的小脑瓜说道:“放心啦,爹不是在这里吗?爹会帮你的。到时候爹在上面给你呐喊助威,你要听清哦。”
八喵转身就跑,脚底生风。
冥店 老魚文
可惜被绑了绳子,被硬生生拖了回来。
王七麟说道:“老八你不能这样,它是你小弟弟,男子汉都要守护好自己小弟弟,它也有可能是你妹妹,如果是你妹妹,以后你这个妹妹会变身,说不准变成一只白白嫩嫩的小玄猫。”
八喵眼珠子立马瞪大了,歪嘴猥琐一笑:妙啊!
随即深吸一口气主动跳进了洞里。
过了好一阵,天色都要暗下来了,绳子被拽了拽。
英魂之刃:魔法时代 爱好英魂之刃
见此王七麟赶紧往上拔,一来二去终于把八喵给拔了出来。
但是没有十咦。
这把王七麟吓一跳:“吾草,崽子,你二姨太呢?”
八喵给他一个心照不宣的斜睨眼神,嘴角一挑冲他挑了挑眉头——简直跟徐大一个德性!
它张开嘴巴,十咦出现。
夏日成伤
十咦有所变化,它以往身躯是半透明的,好像是上好美玉雕琢而成。
如今它体内出现斑斓色泽,像是会变色的玻璃棍。
再者它陷入了沉睡中。
仡僚猖说道:“王大人,老朽没有欺骗你吧?你的倮虫要脱胎换骨了。”
王七麟担心的问道:“它不会死了吧?”
仡僚猖哭笑不得:“怎么可能?若它这是死了,老朽给它陪葬!”
王七麟肃然起敬,老头子性子够烈的。
他以为这样可以离开了,仡僚猖摇头,说他还有点事要做:
他劈开碎石,将一块块碎石扔进了悬崖顶上的洞穴中。
王七麟问道:“你要堵住这条洞穴?”
仡僚猖伤感的说道:“是的,红黑瞳寨没了,他们白棺中积攒上千年的虿露也没了。这条棺道是最后的痕迹,也该抹除掉这痕迹了,免得被外来人惦记,再惊扰到逝者安宁。”
人家将虿露贡献给了自己,王七麟肯定得记人家的好,他用八门剑轰炸石头,这样仡僚猖往下填石头即可。
操作之下他忽然意识到,这八门剑用处很大,能炸鱼也能开山,就是杀人不太合适。
洞穴最终被填满,此时已经繁星满天。
仡僚猖向他道谢,王七麟问道:“大圣,你们的虿露很珍贵吗?”
听到这话仡僚猖失笑:“当然啦,王大人你应当知道,我们大黑峒人不贪财不好色,只喜欢养毒虫。对于每个人来说,本命毒虫就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最宝贵的宝贝。”
“虿露是一个寨子有史以来所有宝贝积攒而成,你说它是不是珍贵?”
王七麟若有所思的点头。
仡僚猖警惕的盯着他说道:“王大人,丑话老朽说在前头,这虿露乃是我大黑峒各部族的秘宝,谁想去动它,那我们大黑峒就会与谁势不两立,必然会倾尽全力去对付他!”
王七麟说道:“我明白,不告而取是为贼,白棺是你们葬送先人的地方,这也算是墓地,所以去偷虿露就是盗墓,这在我们朝廷律法中是绝不可赦的重罪!”
“而本官,与罪恶势不两立!”他向天挥拳,八喵站起来打拳,特别配合。
辣手神醫
仡僚猖忍不住多看了它两眼:“你家这猫存在感可真强啊,它是不是在戏班子里长大的?戏真多,一套又一套。”
何其有幸嫁给你 兜里小糖
他们从悬崖跳下去,下面已经开饭了,又是烤鱼又是烤野鸡又是烤野兔,伙食很丰富。
王七麟想抢一条鸡腿吃,绥绥娘子说道:“你别老是吃肉,吃点饭吧,中午剩下了米饭,于是奴家给你做了个蛋炒饭。”
她像变戏法一样手掌一挥出现个大碗,里面是满满的炒饭。
王七麟端过来准备开吃,拨拉两下后问道:“这蛋炒饭怎么没有蛋呀?这是肉炒饭吧?”
绥绥娘子莞尔一笑:“就是蛋炒饭,快吃吧。”
無憂公主 蕭逸
八喵扒拉着王七麟胳膊往上窜,努力抻着脖子垂涎的去看饭碗,看清以后它抽了抽鼻子,默默的落下来夹着胯下扭着腰跑去找黑豆蹭饭了。
黑豆看到他到来护住自己的碗,警告它说:“老八,你想虎口夺食是不是?我看你是要自取灭亡!”
他们吃饱饭后踏着夜色上路,仡僚猖指引方向,青凫们跑的飞快。
本来预计要走十二个时辰的山路,仅仅是半个时辰赶到,他们甚至可以再跟着寨子混一顿晚饭。
仡僚猖所在的寨子就叫做仡僚寨,与王七麟想象中不一样,这不是个很大的寨子,是一个很独特的寨子,是他从未见过甚至从未想过的寨子!
一座将山掏空而建成的寨子!
一路奔行到仡僚寨,地势逐渐和缓,山多但不再陡峭。
这种地方易攻难守,对于大黑峒、九黎峒等深山寨子来说不是好地方,因为山里太乱了,各山寨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来守卫,衙门和朝廷兵马都顾及不到这里。
这也是山里部族不尿朝廷的原因——我们被山贼土匪流寇威胁的时候无法指望你们,结果到了收粮收税的时候你们来了?
来吃屁呢!
王七麟一路走来看到的寨子,不管雨露寨还是红黑瞳寨都占据险山,据险而守。
萧郎诗歌集 孤门吹雪
仡僚寨不是这样,它自己所在的山上和周围的山都不太高耸,这里还有官道通过,马贼甚至可以在这里摆开骑兵进行冲锋。
但要冲击仡僚寨是妄想,这座寨子直接把一座独特的山给掏空了。
山峰高大,形如宝塔,它全为青白浅灰的花岗岩质地,气势雄伟,山体从上到下分成多层,一层层全是房间。
夜里赶到寨子前,王七麟定睛看去,看到房间门窗往外冒着烛光,好像这座山变成了巨大的红烛。
整体来说,山峰分为两截,它直上直下,充满刀劈斧砍的痕迹,山峰的弧度应当是人力所为。
上面一截住人,都是寻常的山洞,下面一截山洞很有意思,有的洞口大,住牲口放置武器农具,有的洞口小,王七麟感觉只能钻进一条狗。
位面之十大空間
马明是行家,他看了看后就说道:“那些小洞口是为战争准备的,七爷徐爷你们看,洞口分布看起来随意,其实都是耗费大力气设计的,保证从任何地方架起木梯,都可以从洞口伸出叉子将木梯给推倒,它们的分布没有死角。”
一旦发生战事,敌人要攻入寨子必须得架起木梯往上爬。
但下面这一节山有许多小洞,这些洞穴是从外面看很小,里面别有天地,可以从其他房间通入其中。
正如马明所说,如果有人架木梯攀爬,寨子只要在洞中安插上人手就能推开它们。
如果没人爬木梯,这些地方就是射击口,他们可以以弩箭对外扫射,却不必担心被外界流矢击中。
简而言之,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座战争要塞,王七麟从未见过的兵家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