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p26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五十八章 李楚在極度憤怒之下…… 【二合一】分享-ekmm7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有内鬼。”
一身白袍、面庞方正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正在对着面前几个年轻人讲话。
“当年朝天阙为联系四象神兽、看守四方仙器,设立四方镇狱司。而我玄武镇狱司,居然被人无声无息盗走了世上唯一能与玄武联系的仙器玄冰简……简直是,奇耻大辱!”
“镇狱司中,定有内鬼!”
白袍男子来回踱了几步,又转回身。
“万幸玄冰简气息又重新出现,这次我将最信任的你们三人带来神洛城,绝对要将玄冰简安全带回北方玄武镇狱司,不成功、便成仁!”
男子重重的一挥手,风声猎猎。
“斗统领。”前面忽然举起一只白嫩嫩的手掌。
“玄女?有什么问题?”
被称作斗统领的男人一扬手。
一个身材娇小、面皮白净、梳着双马尾的少女站起来,穿着一身素白襦裙,问道:“我们要不要联系神洛城的驻所?”
“嗯……”斗统领沉吟了下,道:“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且我们并不能保证神洛城的驻所有没有内鬼,如非必要的情况下,还是先不要透露消息给他们。万一目标得到风声,提前带着玄冰简跑路,那我们再追寻过去,又要耗费一番功夫。”
“统领……”
又站起一个身材矮胖的青年,他穿着一身略有变形的黑色劲装,理了理腰带,道:
傲娇CEO请接招 迷舒筱
“目标名叫李楚,是杭州府驻所通传过的……天字中等!虽然是没有具体境界的异种传承,但是曾经有过杀死斩衰大能的战绩……以我们几人的力量,会不会有些冒险?”
“若是要与其战斗,的确有较大风险,但是按我的计划……”
那斗统领微微一笑。
“既然他并没有将玄冰简随身携带,那我们只需将其引出,以封印之法暂时将他困住片刻。同时由玄虚前去盗出玄冰简,只要拿回玄冰简,那便大功告成。届时我们再去神洛城驻所调动高手镇压那人,也未尝不可。而此时玄冰简既已在我们手中,也不会再有旁的风险。”
“可是……”矮胖青年似乎还有些许疑虑。
这时,他身旁一位小眼睛的银发青年摆手道,“玄牛,你不用多担心。只要按照斗统领的谋划,我们拿回玄冰简是十拿九稳的。”
他们都这么说,那名叫玄牛的矮胖青年只好点头称是。
“玄虚。”斗统领看向那银发青年,“介绍一下你这两天调查到的情况。”
“好。”
名叫玄虚的青年起身,道:“目标明面上的身份目前是神洛城南一座德云分观的观主,做一些驱邪的生意。但是经过我的调查,发现他有一些行动轨迹颇为奇怪,譬如……从当地一家青楼绑走了当家花魁……所以我推测,他的隐藏身份……有可能是一名淫贼。”
“另外,他的相貌非常英俊……”说到这里,银发青年一甩头发,“几乎可以与我媲美。”
“……”空气沉默了一阵。
见没人惊叹,他悻悻地继续说道:“按照我们的感应,玄冰简应该就是被他放在卧室……”
说着,他还在桌上铺开了一张德云分观的简图。
点了点其中某个位置。
“不知道他为何盗走玄冰简……但一定有某种不可告人的阴暗目的……所以切不可打草惊蛇。不过……目前看来他对玄冰简的处置似乎略显随意,周围没有任何阵法或是封印的痕迹,所以说,只要能够将他引开,我潜入其卧室盗取玄冰简应该十分简单。”
“确定吗?”斗统领似乎有些怀疑,“玄冰简周围没有任何防御手段?”
“没有感应到……”玄虚点了点头,而后道:“起码没有复杂的阵法或封印,若是简单的法宝符箓之流……嘿嘿。”他自信一笑:“根本难不住我。”
“好!”
斗统领一掌拍在桌子上,“我们这就去布下以我为阵眼的定海囚龙大阵,就算是那些斩衰巅峰、半步地仙,想要冲破我主持的大阵也需一时半刻,定能给你争取足够的时间。”
他环视一周:“还有谁有问题吗?”
“我……”那玄牛瑟缩地举起手。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说。”
“我是想……如果咱们直接上门讨要的话,有没有可能他还蛮好说话的,就把玄冰简还给咱们了?”玄牛小声道。
斗统领虚着眼睛看向他,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
今天是个好天气。
德云分观里也是一片祥和。
王龙七摆着个躺椅在院子里晒着久违的太阳,旁边还有一张小号的躺椅,上面是仰面露着肚皮的小肥龙。
老杜则在一旁扫雪。
对比起来像是一头勤恳的老黑牛。
当李楚坐在前殿里的时候,他总是在前院里干活。当李楚在卧室里的时候,他就总是在后院干活。
在前殿静静坐着的李楚,看着忙碌的杜兰客,时而也会感慨。
这大概就是世间的传承吧。
想当年……也就是一年前,自己还是一个小道士的时候,师傅就这样坐在殿中看着自己干活。
如今师傅不在了,又轮到自己坐在这看着自己的弟子。
过几年……也就是百八十年后……或者更久点,等自己不在了。
又会轮到自己的弟子坐在这,看着他们的弟子干活。
当然,老杜是没希望了。
自己说不得还要负责这个徒弟的养老送终……
正思绪乱飞,就见一位身穿襦裙、身材娇小的双马尾小姑娘急匆匆跑进来,一路跑还一路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小李道长不好了!”
李楚起身相迎,抬手道:“姑娘不必惊慌,我还好。”
“不是不是……”小姑娘用力挥了挥手,“是我家里,闹了邪祟了!”
“哦?”李楚双眉一展,“带我前去看看?”
小姑娘眼中精芒一绽,闪过一丝隐晦的喜悦。
接着便抬起头重重地点了两下。
李楚随着小姑娘飞快赶赴现场,这过程中也了解到了一些基本情况。
小姑娘名叫陈玄女,据她说,是一位身世凄惨、孤苦伶仃的少女……一落生就没见过父亲,听说是往西边远行去了。
母亲也在前两年因病去世了。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昨晚在家中遇见了鬼怪,受到了惊吓,今天一早便跑过来求助。
李楚听着的时候也没有多想,神洛城里就真是闹邪祟,也不会有什么大家伙,一剑斩杀便是了。
只是他并没有发现,在他们穿过喧闹的街巷时,另有一双眼睛,从一旁的高楼上望下来,正冷冷地注视自己远去。
那高楼之上,正是玄武镇狱司的银发青年玄虚。
当李楚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又静候了片刻。玄虚才掐诀念咒,身影忽然整个淡化下来,竟真地化作了一抹虚影。
他就这样径直从街上的行人头顶飞过,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到。
阳光之下,他如同不存在一般。
洪荒都市 清纯小米饭
而后缓缓飘落到德云分观的后院墙内。
整个过程中院内的人都没有丝毫察觉。
光天化日,如入无人之境。
他就这样大摇大摆地飘进了李楚的卧室内,张开左手印着一枚银色符号,随即便有幽光闪烁。
“居然真得这么简单。”
他略带几分轻蔑地笑了笑。
依照符号的指引,来到了李楚干净整洁的床头,掀开他折叠整齐的被子和枕头,看到枕头下方的一个小小暗匣。
打开暗匣前,他下意识地抬头,忽然看见床榻上方有一张符箓。
一张最简单的行随符。
想到李楚此时应该已经陷入同伴布置好的大阵之中,他再度笑了笑,没有理会。
一抬手,一抹寒光斩断铁锁,打开暗匣。
然后他发现……
暗匣下方又是一个锁头,还有一层暗匣……
嗯?
再一抹寒光,斩断铁锁。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
暗匣下方还有一层暗匣……
这得是多怕丢……才能在床头布置这么多道锁……
默默吐槽了一下,他懒得再拆锁,直接一掌打穿了床板!
然后他发现……
在十几道暗匣板的下方,其实什么也没有……那里直接通着床下,床下是一个暗道的锁……
靠。
玄虚干脆钻进去,踩在暗道上方,再一掌劈开锁,拉起上方的铁板。
终于看到了如此重重铁锁下的东西……
果然是一道散发着绝对寒冷的法器,玄冰简。而在玄冰简的下方……居然还有一道锁。
玄虚内心略微有些惊诧。
还有什么是比玄冰简更加珍贵的?
好奇心地驱使下,他再度劈开铁锁,打开暗匣,发现……
里面。
是一张房契。
……
陈玄女的家并不大,一个小小的院落,两间矮房子。
李楚左右看看,并没有感觉到邪祟,反倒是觉得有另一种冰冷的气息存在,有些奇怪。
他问道:“陈姑娘,你是在哪里看到邪祟的?”
“额。”陈玄女指了指其中一间矮房子,“就在那里。”
李楚便将身走入其中,发现还是干干净净。
这时,身边的冰寒气息骤然加重了下。
在不远处的一间高楼上,斗统领正盘膝坐在其间,身旁站着玄牛,正紧张着注视着这边。
见到李楚走进那院落,玄牛赶紧道:“目标已入瓮!”
“好!”斗统领清喝一声,“定海囚龙大阵,起!”
嗡——
他的身下浮起一道圆弧状的华光,随着一掌落地。
嘭——
一阵无形的波纹瞬间自小院中荡起。
仿佛是一根擎天巨柱当空落下,整座院落都被什么无形的气劲罩住,看似什么都没发生,但自此连一只蚊虫都飞不出去。
即使是天地大能陷入其中,也要花上好大功夫破解。
斗统领的修为虽然只在万象巅峰,不到斩衰。但是他敢带着这几个年轻人就来定计谋夺玄冰简,靠的就是他在阵法上的造诣!
修者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可以凭借着种种玄妙的手段,掩盖修为上的不足。
“咦?”
房间内,李楚忽然面色大变,目光望向一侧。
“怎么了?”陈玄女紧张地看向他。
她虽然掌握有离开大阵的印诀,但是即使是速度最快的她,也没有十成把握能够从杀死过斩衰境的李楚手中逃脱。
所以李楚一旦觉察到大阵落下,她还是有十分的危险。
幸运的是,李楚对于阵法的知识几近于零。
世上能让他面色大变的东西,也不是被困。
而是……
德云分观……遭贼了?
自打来到神洛城,他就打造了一个层层铁锁的床头暗格,并且用一枚宝贵的行随符时刻监视。
每当出门在外的时候,他都会以每刻钟四十五次的频率进行颅内视角切换,随时观测卧室内的情况。
终于……
这一天还是来了吗?
蹭的一下,仿佛有熊熊的火焰从李楚身上冒出来,旁边的小姑娘被吓了一跳。
这……
这是什么?
“小李道长,你……你还好吗?”她颤声问道。
“有点事,我去去就来。”李楚说着,右手指诀一动,“御剑术。”
他马上就要发现自己被阵法困住了……陈玄女手中也暗暗拈好指诀,想要立刻脱身。
旋即。
就见李楚双眉倒竖、脚踏飞剑,瞬间化作一道飞火流星,消失在辽阔天际。
“咦?”
陈玄女愣了一下。
说好的大阵呢?
事实上……
那所谓的大阵也的确落下了。
李楚在一飞冲天的过程中,的确有感觉到“噗”的一下。
仿佛是什么一触即破的东西。
但由于极度愤怒之下,他并没有感受得太仔细,便匆匆飞过了。
与此同时。
在那高楼之上。
“噗——”
那位斗统领整个人猛地仰天吐出一道鲜血,瞬间萎靡下来。
“我的定海囚龙大阵被破了?!”
那屏障对李楚来说是一触即破,对他来说却是切骨之痛、血肉之殇。
“完了。”一旁的玄牛喃喃了一声。
“不必气馁……”斗统领仍旧尽着一个领头人的职责,安抚道:“虽然第一次尝试失败了,但是我的伤并没有大碍,我们再接再厉就是了。”
“我是说……玄虚完了。”玄牛弱弱地说道。
……
玄虚正捧着那张房契,露出十分费解的表情。
就听外面接连两声。
咻——
呼——
不知是什么动静。
若他亲眼所见,就会知道。
这是一个御剑飞行无比迅速的人,在落地的时候担心砸坏地砖,是以强行在低空收住速度而造成的风声……
下一秒,就有一个身影瞬间闪现国强,进了房间内。
这个身影似乎带着偌大的阴影,双眼之中好似燃烧着浓烈的火焰。
玄虚的身体顿时僵住。
感受到了一阵仿佛是来自太古洪荒刻在血脉中的恐惧。
是什么?
是什么东西能带给人如此的大恐怖?
然后……
他就听到了一个愤怒到了极致是以听来还有些平静的声音。
“你、在、偷、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