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xp8t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神器是鼠標討論-第840章 冥王心裏苦啊熱推-85hm3

我的神器是鼠標
小說推薦我的神器是鼠標
嗯?
陈克刚一进入枯木秘境,就立刻发现了异常。
最近他也没有用血月来蕴养冥王剑,冥王剑的气息怎么如此浓郁?
陈克一脸狐疑之色,早在战争爆发之前,他为了给自己增加一道保险,所以始终都把冥王剑带在身边。
吼!
陈克脑海中,忽然响起一声龙吟。
陈克的表情再次变得古怪,非法入侵者?
难道是两个大头娃娃,遛弯儿溜到黑暗飞龙的区间了?
呼的一声,两块拳头大的石头呼啸而来,陈克微微一晃就躲开了。
一道山岭上,两个顶着大头的鬼娃见偷袭不成,发出咯咯的鬼笑声,忙不迭地躲藏起来。
然而他们失望了,陈克竟然没有搭理他们。
两个鬼娃见陈克离开了,不禁悻悻地站起身来,扁着小嘴,一脸的失望和委屈。
喜劫良缘:将军榻上来
要是在以前,他们和陈克玩这个游戏的时候,陈克总会把他们揪出来打一顿屁股的。
嗡的一声,陈克已然进入黑暗系飞龙的区间,转眼飘荡在一道荒凉的峡谷前。
三百二十八只黑暗系飞龙,在队长玄冥的率领下,威猛无比地悬停在天空中。
它们排列成整齐的阵势,层层叠叠,将峡谷围了个水泄不通。
飞龙们见到主人到来,立刻变得更加精神了,同时向着峡谷方向发出一声怒吼。
吼!
地动山摇,峡谷中某个困顿的家伙瑟瑟发抖。
龙吼发出的音波像是鞭子一般,如有实质地抽打在身上,九幽冥王痛得龇牙咧嘴。
当捕捉到一丝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九幽冥王心中巨震,豁然站起身来,向着飞掠而来的陈克看去。
陈克也震惊了,这家伙从哪冒出来的?
老鼻讲春秋 老鼻
他可不记得除了大头鬼娃之外,还把别人带进来过。
而且,对面那人的气息似曾相识啊。
不怪陈克健忘,实在是被困在峡谷中的九幽冥王看上去太惨了。
他的衣衫已经破碎不堪,头发乱糟糟的,一脸的困顿和营养不良,身上还挂着不少血痕。
任谁看到这个样子,能和至高无上的冥界之主,伟大的九幽冥王联系在一起?
九幽冥王看向陈克的眼神也很怪,时而怨毒,时而怨愤,同时还带着几分莫名的激动。
那眼神就像是在对陈克说:你咋才来咧!
陈克又哪里知道,九幽冥王这段日子都快要崩溃了,几次试图逃走都被黑暗飞龙给抓了回来。
火影神樹之果在異界 天妒遺計
他又不敢全力反击,唯恐用力过猛打碎了这个空间,从此流落在浩荡的宇宙中。
冥王心里苦啊。
他天天都盼着能够见到此间的主人,然后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
如今他看到此间的主人终于现身了,能不激动嘛!
但激动之后九幽冥王彻底悲愤了,他辨认出陈克身上的气息了!
就是这小子,当初在岱屿神岛上,就是这小子引发了地脉异象,激活了神树之脉,重新将他给封印了起来。
就差一点啊,那天就差那么一丢丢,他就要逃出来了。
輕慢佳人 崔羅什
结果,就是这小子,坏了老子的大事!
果然啊,老夫这次的出逃就是一个圈套,一个阴谋。
否则又怎么会那么巧,我会传动到这个神秘空间,会落在这个小子的手里?
九幽冥王越想越悲愤,瞪着陈克怒声道:“小子,老夫认得你,这次又是你暗算老夫,老夫和你不死不休!”
你,你……
陈克震惊地张大了嘴巴,他也辨认出了对方的气息。
九幽冥王!
但是,但是……
陈克头皮发麻,又觉得惊悚又觉得滑稽。
九幽冥王不是被封印在岱屿神岛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还有,他真的有点拿不准,眼前的这位老者确定是九幽冥王?
不是流浪汉?
不是骂街的泼妇?
听着九幽冥王依旧在指着他叫骂,陈克觉得自己急需要冷静一下。
目光向着玄冥一瞥,玄冥立刻恭敬地垂下头来,然后释放出一道意念,将它们如何发现老者,如何把老者困在峡谷中的经过说了一遍。
陈克的表情立刻变得精彩起来,猛然想到什么,身形瞬间消失。
一个独立空间的上空,陈克看着下方那块巨大的石台,不禁呵呵笑出声来。
他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猛虎王朝
下方的那块石台,就是当初他从岱屿神岛带出来的一个大型法阵。
经过陈克几年的研究,大概也研究出一些名堂来,所以不时地在石台法阵上镶嵌一些属性晶石和魔晶核。
因为他无法确定这个大型法阵究竟是干什么的,又担心出现意外,所以他把石台给移到了枯木秘境,并且用单独的区间隔离开来。
如此一来,即便石台法阵发生巨大的爆炸,也不会造成太大的破坏。
这要是搁在灵气充沛万物生长的凌波秘境,那破坏力就大了。
恰恰就是他的这份小心,让他避开了一场劫难。
陈克现在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了,这个巨大的石台法阵,实际上是一个传送阵!
岱屿神岛上被封印的恶魔,也就是九幽冥王的分身,在破解了封印之后,试图利用岛上的传送阵逃走。
然而好巧不巧的,传送阵的另一端……
陈克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太有意思了。
呃,也很头疼啊。
他可以想象到,九幽冥王为了破除封印,一定是元气大伤,所以才会屈服于黑暗飞龙的淫威之下,不敢贸然反抗。
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九幽冥王纵然元气大伤,也不是他能够降服的。
这万一九幽冥王豁出去了和他玩命,很可能就把枯木秘境给毁了啊。
枯木秘境对陈克来说太重要了,生命树的奥秘他还没摸索清楚呢,怎么可能放弃?
可陈克也不能放了九幽冥王啊,就九幽冥王刚才那小眼神,他敢放?
新仇加上旧恨,九幽冥王恨不得剥了他的皮!
鲲鹏大陆的黑暗信徒们,肯定正满世界的寻找九幽冥王的下落呢。
一旦冥王离开这里想要收拾他,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如果说陈克刚才的头疼还有点矫情,可现在他是真的头疼了。
不管了,再去会会冥王,见一步走一步吧。
陈克一脸烦躁,索性不再多想,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去见,悬浮在峡谷上空,静静地看向峡谷中的九幽冥王。
“你骂够了没有?”陈克看着依旧在喋喋不休的九幽冥王,实在忍不住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