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j3b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 ptt-638 大隊長尿牀了啊讀書-8atcm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走?去哪里?”
看着白紫烟,刘春来眉头拧到了一起。
要走就走啊,招惹自己干啥?
“咱们的服装目前看起来卖得火爆,其实未来前景并不是很好。我们不是国际知名品牌,开始的宣传模式已跟不上了品牌的定位……想把品牌档次提升,靠街头走秀不行,档次太低……要想培育高档品牌,只是靠着你的那些设计也不行,我们服装产业的设计师水平也不行……”
白紫烟的话,让刘春来直愣愣地看着她。
这女人居然有这样的见解,为什么之前自己不知道?
一想起自己根本不了解,刘大队长沉默了。
“别冷感冒了……”
看着白紫烟穿着秋衣秋裤坐在床沿边,刘春来说道。
然后……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白紫烟已经不在房间。
“早啊!”
刘春来刚出门,就看着白紫烟对他笑着打招呼。
仿佛啥都没发生。
只是走路姿势有那么一些别扭。
杨小乐等人反正没觉察出问题。
“昨晚上,谁特么的不停灌我?今天再来……”
浑身无力的吴二娃被叫了起来,看着杨小乐等人,火大不已。
刘春来差点一脚踢死他。
这狗曰的,昨晚上比谁都叫嚣得厉害。
在刘春来出来后,白紫烟进了房间,刘春来看着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剪刀,捏着床单剪……
剪完后,还从桌上把凉着的开水给倒在床上,看的刘春来瞪大了眼睛。
倒也没有多想。
他叹了口气,“要不,年后不走?我需要一个助手……”
也许,可以试着处一处。
不是他忘记了贺黎霜,而是这种事情,谁都没办法。
贺黎霜或许不准备回来了……
刘大队长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白紫烟看着他,笑笑,没说话。
“春来哥,赶紧分钱啊,咱们还要回家过年呢!”
正在这时,杨小乐对着刘春来喊道。
昨晚喝酒喝嗨了,钱也没有分。
当然,事情都没谈完。
“行,其它的事情等过完年再说……”
刘春来看着等着的众人,现在已经九点多了。
他也顾不得吃早饭,招呼着众人向刘八爷宅子走去。
杨小乐等人等着分钱后回山城,专门包了一趟船。
一行人走后,刘小菊开始收拾房间。
结果发现昨天被剪烂床单的房间里,床单又被剪烂了!
气得她想骂人。
这些狗曰的,太不讲道德了。
刚想骂人,可想到这是大队长住的房间。
该不会,是大队长尿床了吧?
也不对啊……
尿床的话,下面的褥子应该是湿的。
这下一摸,更是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大队长尿床了!
这事情……
刘小菊也不敢声张,只能默默把又被剪烂的床单换下来,好好地收起来。
后面,则是把打湿的褥子给晾到外面……
她没想那么多。
觉得自己不说,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大队长尿床的事情……
杨小乐跟吴二娃几人,按照之前的约定,每人分了将近20万。
本来,刘春来不想这么麻烦,让他们自己把自己那部分扣出来就行,结果这些家伙都把所有的钱拿到这边。
连白紫烟,也分了8万多。
每个人脸上都是灿烂无比。
分了钱后,众人也不吃饭,直接往蓬县的码头而去。
文明的进化之路
刘春来把白紫烟叫到了自己车上,亲自送她。
“你真没必要纠结,我自愿的,不会找你负责。也不会偷偷生下你的孩子……”白紫烟看着刘春来,有些无语,“我作为女人都不在意,你一个男人在意啥?”
“你得对我负责!”刘春来没好气的说道。
白紫烟看着他,一脸玩味:“行啊,再来一发?”
刘春来差点吐血。
来不起了……
气氛一时间尴尬了起来。
“年后我去法国,有郑总他们帮忙安排,手续什么的也快差不多了……”
刘春来听到这话,差点把车开到路边的悬崖下。
一脚急刹,把刹车踩死。
发动机瞬间熄火。
刘春来一脸愤怒地看着这女人,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谁特么允许你去法国了?”
“我高兴!管你球事!”白紫烟冷哼了一声,“刘春来,你不会以为咱们两睡了,你就有权管我吧?你去香江、南棒子国看看……我给你说,从最开始,我就想出国!”
白紫烟的话,让刘春来也熄火了。
是啊,自己凭什么管她?
刘春来摸出烟,白紫烟从刘春来兜里摸那个从许志强手里打劫的打火机给他点燃,随后再摸了一支塞自己嘴里,点燃。
打火机直接就揣自己兜里了。
刘春来也没法说啥。
“你不用这样子。郑总准备在欧洲设计一个分部,法国是时尚之都,引领全球潮流。咱们的品牌提升,就必须得走这一条路……”
白紫烟喷出一个烟圈后,说道。
刘春来没吭声,默默重新打燃火,倒车,开行。
心中有火,速度难免就快了。
白紫烟也不吭声。
刘春来纳闷了。
为什么这些女人都想出国?
出国有那么好么?
好吧,这跟他没关系。
可特么的这些女人出国前,非要让自己闹心,就不舒服了。
跟白紫烟,双方并没多少交际。
也不是特别熟悉。
从山城认识白紫烟后,刘春来确实挺欣赏她的性格。
但是也仅仅如此,从来没有任何想法。
甚至,白紫烟跟他的关系,还没他跟杨艺好。
杨艺多好。
出国只是说一声,也没搞其他事。
贺黎霜好歹还有着一个儿戏式的婚约,两人也算是对象……
刘福旺一大早在几个生产队溜达了一圈,听了一堆人的恭维,最后到了大队部。
看着大队部招待所外面凉着褥子,顿时火大。
“小菊,小菊……”
刘小菊听到支书喊,急忙跑来。
“怎么回事?大过年的,在大队部这里亮着褥子,别个看到了……”
“很多人已经看到了……”刘小菊一脸委屈,“支书,这是大队长睡的房间……昨天床单被剪了,我没有摸褥子……今天……”
刘小菊急忙解释着。
这个工作轻松呢。
她可不希望丢了。
“啥子?”刘支书听完,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啊!这么多年……”
其实他也不晓得。
因为从来都不管家里这些事情。
“支书,大队长要是肾不好……”刘小菊小声地说道。
这让刘支书更是担心。
自己可还没抱上孙子,杨爱群要是抱不上孙子……
这年,没法过了!
在蓬县码头上,一个月内,刘大队长连续送走了四个女人。
其中,三个出国……
“春来爷爷,回去吗?”
刘千山不知道刘春来看着远去的船,在惆怅什么。
天气并不好,也看不到多远。
到处雾蒙蒙的。
还不如回去烤火舒服。
“千山,你晓得,这嘉陵江,流向哪里么?”刘春来掏出烟,给刘千山也发了一支。
后者掏出汽油打火机,给刘春来点燃,然后才给自己点燃:“山城呗,再往下,是汉口……”
“不,是长江!”刘春来轻声说道,“流到朝天门,就入了长江,然后呢,长江再流入太平洋……太平洋那边,是美国……美国那边,是大西洋,大西洋的那边,是欧洲……”
刘千山瞪大了眼睛。
嘴里的烟什么时候掉落,都不知道。
这个有关系?
春来爷爷怕是昨晚上的酒还没醒吧?
下次得记着,要是春来爷爷喝酒,得提醒他多吃几颗花生。
没看到码头上买年货乘船回去的人,都如同看傻子?
“千山,你说,女人有啥好的?”良久,刘春来又问。
“春来爷爷,我这对象都莫得,你问我这个……要不,给我发个婆娘,我给你说?”刘千山翻了个白眼儿,“春来爷爷,听说你跟王秋香那个了,那是啥感觉?”
“别打啊……”
刘千山躲过了刘春来踢过来的脚,一脸委屈。
“春来爷爷,我是认真的。”
那事情是啥感觉,他真心想要晓得。
没看到,刘志强都带着婆娘回来了?
据说,刘龙女朋友换两个了……
要不然,他也不会跟着回来,就指望春来爷爷明年把他放出去,才有机会找对象啊。
厂里的妹子多,可他没几个时候跟厂里的人接触不是?
刘春来叹了口气。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千山啊,教你一首诗,你若理解了,就晓得了: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寻常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刘队长很忧伤。
真的虚了。
贺姑娘猛,白姑娘比贺姑娘更猛……
“……暗里教君骨髓枯!好诗,好诗!千山啊,你娃不错,居然懂得这道理……”刘八爷听完刘千山的话,捏着胡子,摇头晃脑好一阵,随后满脸夸赞。
刘千山根本不晓得啥意思,“老祖,这是春来爷爷说的,我不晓得啥意思呢……”
“刘春来不是个好东西!”周蓉正在一边啃甘蔗,听了,大骂刘春来。
那真的不是个东西。
“春来悟了啊!我那《金瓶梅》给他看,没白瞎!”刘八爷大赞。
“外公,那书,借我瞧瞧?”周蓉凑上来,一脸期待。
顿时吓得刘八爷跳了起来,“女娃子看啥?那书,可是治国之册,安邦之计……”
顿时遭来周蓉一阵白眼。
她也不说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