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j0r人氣都市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愛下-第652章 火!力大無窮展示-gkawq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笃笃笃……”
数不尽的箭矢,如同雨打芭蕉一般,射中水生等人的大车。
幸亏有偏厢车的硬木车板阻挡,羽箭难以射透,伤不到水生等人。
水中见状,一声声催促,“快!老冯!快!”
而他自己,却趁着两轮箭雨中间的空档,猛然起身,再一次射出重箭,试图阻挡身后的追兵。
你还别说,效果还真不错……
身后的追兵,对水生重箭的威力,早就了然于心,一见他猛然起身、再出重箭,纵然明知道他不过一人一箭而已,对足足上千的追兵杀伤有限,却也会下意识地躲避一二,毕竟,谁也不愿意去做那个倒霉蛋……
这次也是一样,水生出箭,身后的追兵顿时略显慌乱,直到真有倒霉蛋一脑袋栽下战马了,这才放开马速追击。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这些追兵恨得牙根子直痒痒,刚才是光挨揍不能还手,已经他们在心里憋了一口气了,结果现在好不容易追到了一箭之地,竟然还来?
千余追兵恨不得把水生碎尸万段,才能稍解心头之气!
尤其,以黑山部族的少族长,王二蛋为甚!
呃……黑山部族的少族长,原名叫做尔丹,这是带着部族青壮,响应雄鹰部族的召唤,投身安禄山麾下叛军之后,听那些“特别有文化”的人说,在大唐这片土地上,还是起一个汉名比较容易跟人接触,他是许给了花马部族族长一头羊羔子,才得来了这么一个名字,王二蛋……
王二蛋现在就恨死对面那个能射重箭的大汉了。
他所在的黑山部族,本来就不是什么大部族,总共也不过一百青壮而已,这是听了雄鹰部族的召集令,又听说幽州的那位王爷,要亲自带着他们去大唐的花花世界开开眼,这才派出了五十多青壮,由他这个少族长亲自率领着,越过了唐人幽州的防线,跟着先锋队伍冲进了大唐。
结果,身为前锋,一场正式的仗都没捞上,急得王二蛋两眼通红,没仗打,就没有军功,没有军功,就没有战利品,难道他带着半个部族的青壮,在大唐这花花世界之中白跑一趟不成?
这一次被前锋大将指派,跟着雄鹰部族的首领,伙同塞外各个小部族组成的联军,追击区区十多辆大车,王二蛋简直心花怒放,拼命向前的时候还算呢,花马部,白狗部,苍狼部……小部族足足十多个,他麾下不过五十人而已,在这些小部族之中势力并不占优,要是纯粹依靠战后分配的话,恐怕还真落不下什么,怎么办?冲!第一个冲上去,把这十多辆大车逼停!好歹也是个首功了吧?到了那时候,自己要一辆大车,不过分吧……
结果,还没等他算明白呢,一支重箭就射到眼前了!
到了现在,王二蛋都没想明白,足足两箭之地的距离,对方的重箭是如何射过来的?
当时,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一支重箭,就直接射杀了自己部族之中的一名青壮,随后七八匹战马一连串地被绊倒在地……
这可给王二蛋心疼坏了!
整个部族,就这么多战马!
要不然的话,王二蛋就把一百青壮全部都带来了!
现在,什么战利品都没弄到,反而伤了七八匹马,死了好几个青壮,这他娘不赔了吗!?
一想到这里,王二蛋就冲得更猛了,一心一意地要弄死水生。
结果,水生在两轮箭雨之间的空档,还敢重箭反击!?
更是气得王二蛋手都抖了……
校園短篇詩淚行
“第二轮,准备!”
雄鹰部的首领又发话了。
王二蛋突然心中一动,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放!”
雄鹰部的首领一声高呼,千余胡骑同时放箭,箭矢指向,正是那一辆唯一逃亡的大车。
首席错婚 卫子
蠍男邪路
“笃笃笃……”
情况与刚才如出一辙,射出去的箭矢,要么落空,要么就射中了大车,却对隐藏在偏厢车板之后的水生等人,没有产生一点伤害。
胡骑队伍之中,顿时连片的咒骂之声。
王二蛋却毫不理会,静气凝神,手搭弓箭,双眼不错眼珠地盯着那辆大车。
“笃笃笃……”
待羽箭全部落空之时……
就是现在!
王二蛋轻松手指,一支羽箭,如同流星赶月一般,射向偏厢车板上方一尺处!
说时迟那时快,羽箭已到……眼看就要射空而过……
超級院長系統 想想麽
“噌!”
水生正好起身!
“噗!”
都没等水生有所反应,这支羽箭,就已经射中了他!
王二蛋忍不住紧握拳头一声长呼!
再看水生,已经没影了,死了吗?不知道!反正先解个气再说!
水生却是没有想到,胡人追兵之中也有机灵人,他本想故技重施,趁着两轮箭雨的空档再射一箭,没想到人家竟然卡准了他的节奏,一个“时间差”打出来,愣是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就射伤了他。
好在,水生准备“故技重施”的时候还多了一个心眼,向右侧移动了一尺左右才起身的,如果没有这个小小的移动,说不定这一箭就直接射中咽喉了。
即便如此,水生就算在战场上捡了一条命,左肩也中了一箭,最起码,难以再用“重箭阻敌”了。
得,消停了!
水生无奈,只得一个劲儿的催促冯大鞭子,赶紧跑!
冯大鞭子也知道,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也顾不得跟水生吵嘴吵,手里大鞭子甩起来了,劈了啪啦就抽在拉扯的驽马身上。
驽马吃痛之下,翻蹄亮掌,拼死向前。
不过,即便这样,还是和身后的胡骑追兵越来越近。
一来,驽马本身的马力,就不如战马,
塵汐如夢
二来,水生等人从汜水县城跑出来之后,在前半程,水生就要求大车帮的这些车把式,不惜马力的赶路,一直奔腾到了现在,驽马已经筋疲力尽了,
武俠世界碎虛空 逍遙賢者
三来,他们这辆大车之上,除了水生、柳放、车把式老冯之外,还有汜水县城中偷偷藏起来的那三个老头,六个人,再加上一辆大车本身的重量,都需要驽马来拉动,又如何比得上追兵一人一马的轻便?
不多时,整辆大车,渐渐地,已经全部落入胡骑追兵的射程之中!
“射马!”
王二蛋一见,顿时高呼!
手上也不慢,一支羽箭就出手了!
噗!
这种拉车驽马的屁股,好巧不巧,冯大鞭子正好甩起鞭子抽了下去,一下就抽中了这支羽箭……
“希律律……”
驽马一声嘶鸣,吃痛之下,竟然往前一蹿,片刻之间,速度,竟然比刚才还要快了一筹,硬生生地又跑出了胡人追兵的攒射范围!
命大!
水生见状,顿时大喜,想都没想,借着这个机会就长身而起,开弓搭箭,一箭射出,随即自己就是一声惨叫……疼……
他却忘了他现在是有伤在身,尤其还是伤在了左肩之上,对射箭影响极大……
果然,这一番“行云流水”一般的操作之后,水生疼得满头冷汗,左肩伤口都崩裂了……
至于那一支射出去的重箭……一脑袋就杵地上了……
水生射箭本身就没啥准头,结果还在重伤之余出手,那就更没谱了,别说射中追兵了,能够一箭射在地面之上,都是老天爷给面子。
庶女翻天:蛇蠍三小姐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这一箭,引发了身后胡骑追兵的一阵小小的混乱,一时之间,追击的速度竟然变得更慢了,到了最后,竟然硬生生地让双方的距离再次拉远……
为啥?
水生受伤,水生自己知道,柳放知道,冯大鞭子知道,射中了水生的王二蛋隐隐约约地知道,还是不能完全确定地那种,至于其他胡人追兵,可不知道啊!
刚才水生长身而起、重箭出手的那气势,甚至比他没受伤的时候还足!
水生六支重箭,射中射不中的,也给追兵带来了极大的麻烦,直接伤亡,就有四五十的骑兵。
如果单单看数字的话,这个损耗,与千人追兵相比较,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是,对于这些从草原上拼凑出来的小部族来说,那可就是个必须要正视的数字了。
这群追兵,是由十多个草原上的小部族拼凑而成,其势力跟王二蛋所在的黑山部族都相差无几,唯有雄鹰部的实力强一点,却也强不了多少……
谁能甘心接受七八骑七八骑的伤亡?.
整个部族才一共来了多少人?
所以,在水生再次出现在偏厢车之上的时候,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并不是与他对射,而是躲避,甚至恨水生入骨的王二蛋,也在第一时间降低了马速。
结果……
一声惨叫之后,一直羽箭,直愣愣地杵地上了……
整个千人的队伍之中,都弥漫着一种难言的尴尬!
最后还是王二蛋当先反应了过来。
“他受伤了!
不用怕!他射不了箭了!
有机农场
追!”
这一次,追兵再追起来可就放心大胆了,而水生等人却跑的越来越慢,因为……拉车的驽马!
毕竟驽马已经到了极限,刚才不过是被一箭射中,吃痛之下往前奋力一搏,却也是受伤之下的应激反应爆发而已,等着一口气歇了以后,速度不免自然越来越慢……
眼看着追兵就要追上逃亡的大车了,水生、柳放,甚至已经拎起了大车上早就准备好的横刀,准备与追兵拼死一战了
结果……
叛军之中突然一声呼哨,千余叛军,即便马上就要追上逃亡的大车,终究慢慢放慢了马速,最后不得不止步。
功败垂成!
怎么回事儿?
水生转头一看,不由得哈哈大笑!
他们,已经成功地逃入了汜水关前两里的范围之内!
这个距离,汜水关城头的守城器具,已经对城下的追兵能够产生足够的威胁了!
不但如此,汜水关,城门大开。
五百铁骑,鱼贯而出!
慢镜头回放的青春
正是谢三郎身边的亲卫营组成的淮南铁骑之中的重骑兵!
追击水生等人的胡人骑兵,都是轻骑,一人一身皮甲而已。
再看淮南重骑兵,人马具装!
指望着这些塞外小部族组成的轻骑兵,主动冲击重骑兵?
别做梦了!
事实上,仅仅看到重装骑兵从汜水关鱼贯而出,这些追兵,即便马上就要逼停水生的大车了,也都停了下来,甚至,跟水生有“血海深仇”的王二蛋,都有心现在就调转马头,离这些重骑兵越远越好……
淮南重骑出城之后沉默如铁,在追兵满是惊恐的眼神之中,缓缓列队。
片刻之后,从汜水县城中撤出来的最后一批青壮,已经成功进入了汜水关,就连落在最后负责断后水生等人,也缓缓地进入了关城,上千追兵,竟然不敢向前半步!
而此时,淮南重骑已然列队完成!
追兵之中一片混乱,数不清的胡人心生恐惧,还有不少小部族的首领,直接跑到雄鹰部首领的跟前,直接询问,咱什么时候撤!
也就是雄鹰部在这些部族之中实力最强,其首领颇有威望,怒喝连连,这才压制住了千余胡人队伍之中的混乱。
就在此时,淮南重骑之中,为首之人,越众而出,轻提马蹄,缓缓接近了胡人追兵。
正是牛佐!
牛佐身为谢三郎身边的侍卫统领,统领着整个侍卫营,自然,由侍卫营组成的淮南重装骑兵,也是在他的统领之下。
这一次出城,主要是奉了谢三郎的命令,前来接应最后一批撤退的汜水青壮。
说实话,在水生等人成功进入汜水关之后,他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
但是,牛佐却不愿回城。
眼前就是安禄山叛军,又追击了汜水青壮这么长的时间,就这么放他们走了,牛佐不乐意。
不过,他也没忘了出城之前谢三郎的叮嘱……
凤临天下:绝世齐王妃 公子花
突然灵机一动,单人独骑,越众而出。
千余胡骑追兵,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纵然他们身为轻骑,不敢直面重骑,也不至于被一名重骑吓跑了,所以,都站在原地,到底要看看对面这位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牛佐向前,走到了两军阵前,停下了坐骑,朗声问道:
“战又不战,走又不走,所为何来!?”
一声暴喝,震得胡人骑兵都吓了一跳,等听清楚内容之后,却又都无语,要不……怎么办呢?
牛佐开口了。
“既然不想走,那就别走了!”
说完之后,一声暴喝,在战马之上,踩镫,扭身,抡臂……
“杀!”
一声暴喝,投枪出手!
势如闪电!
正中雄鹰部首领的胸口!
巨大的力量,竟然将他整个人都带着飞了起来!
雄鹰部首领,临死的最后一个念头,“难道,大唐汉子,都是如此力大无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