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r3cv人氣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笔趣-0310 孟婆讀書-rzg5h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
对于孟婆有两种不同的传说。
一说孟婆原本是天庭一闲野散仙,后到世人恩怨情仇无数,即便死了也不肯放下,就来到了阴曹地府的忘川河边,在奈何桥的桥头立起一口大锅,将世人放不下的思绪炼化成了孟婆汤让阴魂喝下,便忘记了生前的爱恨情仇,卸下了生前的包袱,走入下一个轮回。
二说孟婆乃是那秦朝时期哭倒长城的孟姜女,哭倒长城之后眼见长城之下尸骸无数,再也找不到丈夫的尸骨。为了能忘记这些痛苦万分的记忆,就熬制了能使人忘记记忆的孟婆汤。后来上天念她思夫之情感天动地,就免了她的轮回之苦。让她在奈何桥畔熬制孟婆汤,让参与轮回的阴魂们忘记前世的一切。
还有某部电影中的孟婆更是深入人心,但是不知道这地府中真正的孟婆是按照那个传说构建的。
况且看司马同昭如此轻易答应我,便可以知道那孟婆熬制孟婆汤可能真的熬腻味了。
首席妳好:驅魔大人的呆萌妻 閣主舞
黄金时代之大宋王朝 归海求鱼
既然他已经答应我,我一琢磨现在也不困,而且奈何桥肯定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就对他说道:“那你现在就领我去奈何桥呗!当上一日孟婆感悟世态炎凉,我好回阳间接管凡尘俗事,还阳间一个公道。”
“行……正好孟婆几千年没放过年假了。”
司马同昭没做犹豫,解开夺命剪刀腿,而后起身整理衣物,主要是把鞋库穿好挡住他那少女心的大裤衩子。
等会!
好像遗忘了一个问题!
我连忙也跟着起身,活动活动脖子:“阿昭哥哥……咱现在还不能去奈何桥……我的阴差籍还没入啊!”
“刚才殿下已经给你入完了。”
“没有,殿下他啥也没干啊!不对……他刚才好悬给我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给戳动了!莫非……”
沃特发!?
难道秦广王刚才戳我那几下其实就为我入阴差籍了吗?而且我看司马同昭摊开手一副想当然的样子,更能确信心中这个答案,又在心中与系统妈妈沟通:“阴差籍这入完了!?这么简单的吗?不整点仪式啥的啊!?”
“你想要啥仪式啊!?用不用整点贡品啊!?”
幻想世界逍遙行
系统妈妈反讽我一句后不再说话,将宿主任务属性界面以投影的像是打在我眼前,让我独自看见。
其他几个属性没啥改变。
到是道行修为一侧重新规划了一下。
“道行修为:阳司(乙等阴差)。”
沃特发?!
终于把准阶和伪镜给去掉了!
但这并不能让我欣喜若狂,因为从跟上我道行修为没有任何进步,只是消灭退步的规则性。
算了算了,总比被坑死强。
我很坚强的没有落寞,投影眨眼间消失不见。
末世超級商人 雨水
“现在去奈何桥也行,但是咱俩得坐地铁去!”
司马同昭走出庙宇抬头看看月亮,掐算一下时间。
不死穿越變形男 dpncx
地铁!?
沃特发?!
地府还尼玛开通地铁了吗?!
这不得分成好几十号线啊!
苏菲
我惊讶着跟他屁股后面走出庙宇:“列车我可以接受!但是地铁是什么鬼啊!?钟大人也没跟我说这些啊!?”
“你碰到钟大人了?”
“对啊对啊!他跟我说了很多关于地府的消息呢!”
“那就对了!钟大人驻守半步多快一百年了,这么长时间他一直没回自己的判官府邸,当然不知道地府发生了那些改变啊!地铁也是最近十来年刚修的!”
司马同昭带我坐上电梯,一路下到第一层。
桃花债之十二荣宠
他一边往大厦外面走一边继续说着:“天空的列车轨道主要负责连接半步多和地府十大主城。地铁则是连接十大主城互相流通和通往地府其他区域,比如奈何桥,七重天什么的,总体来说很方便。”
“你不是可以飞吗?飞着带我去呗!”
他一个阴帅,在阳间咋说也得是个高级官员,出门坐地铁不是当官的作风啊!座驾至少得是红旗轿车啊!
“飞过去多费劲啊!不如坐地铁呢!”
司马同昭领我顺街道一路前行过了三个红绿灯路口左拐就到达酆都核心大厦附近是的核心大厦地铁站。
地铁站装修风格同样与阳间类似,只不过客流量小很多,也没标记何时歇业,应该是全天运行。
司马同昭和我乘坐扶梯下到地铁站,他从衣怀里掏出一**作人员的磁卡,刷卡带我进站:“这些年酆都城大部分资金都投进地铁站建设和运行了,所以相对的就把车票提高了几块钱,但大多数冥鬼还是承受得起。”
阴阳神魔
一进站,不少值班的阴差认出压根没想过易容的司马同昭,对他连连敬礼表示尊敬。而司马同昭更没持才自傲,微笑点头频频回礼。
我特意在下扶梯之前开启易容技能,使他们只是看我有些奇怪猜忌怀疑我是什么身份能和司马同昭并肩前行。
核心大厦地铁站是大站,站牌上写着不同方向三条地铁线,分别是以奈何桥为终点的奉桥线,以寒衣城为终点的秦楚线,最后一条线是七重天为终点的七重天专营线路,也就是这趟地铁的冥鬼最少。
由于司马同昭没有隐藏身份,身边原本排队准备乘坐地铁各回各家的冥鬼们纷纷退避三舍。
一般阴差,冥鬼们是不会害怕的。
可是眼前这个人不是一般阴差啊!
每年十月初一寒衣节,地府每座主城全会举行形似阳间焰口法会的浩大盛会,到时候举城欢庆接收阳间投递来用于遮风挡寒的衣物。更是有机会见到日理万机的秦广王亲临现场,他身边跟着就唯有司马同昭一人。
司马同昭双手插进袖子里,一副老实人样子憨笑道:“各位乡亲父老不用这样!大家都是死过的人!没必要拘泥于小节!我也没有特权,安心排队就好!”
说完话,司马同昭真是平常到一点架子没有,直接领我走到那些冥鬼身边,老实巴交站着,仿佛今天他们不去排队,他就誓死不走的样子。
那些冥鬼只好重新排队。
在此等情况下,司马同昭带我正常站在队伍中间,等待十分钟一趟的地铁到来。
“你们没有特权吗?!”
我悄悄寻问司马同昭。
司马同昭嘴角抽搐一下,咧嘴同样小声回答我:“以前真有阴差仗势欺鬼……然后让地藏王菩萨一个大巴掌给抽得长不着辈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阴差敢嘚瑟了。”
暗夜魔妃
“地藏王菩萨还打人呢?!”
仗势欺鬼的阴差,地藏王没把他打死都算不错了。
司马同昭到是在一次偶然机会下见过地藏王菩萨,想起那颗顶着佛教光环,有戒疤的光头,浑身就忍不住打个寒碜:“地藏王菩萨成佛之前有个母亲,在佛经中记载“其母信邪,常轻三宝”,不久命终,“魂神堕在无间地狱”,后来地藏王菩萨散尽家财将其母亲尸首供养在佛寺。后受觉华定自在王如来指引,梦游地狱,见鬼王无毒,求得母亲得脱地狱,婆罗门女醒来方知梦游,便在自在王如来像前立弘誓愿:“愿我尽未来劫,应有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使令解脱。”。”
“再后来释迦佛就告诉文殊说:“婆罗门女者,即地藏菩萨是。”
“地藏王菩萨曾受释迦牟尼佛的嘱托,要在释迦灭度后、弥勒佛降诞前的无佛之世留住世间,教化众生度脱沉沦于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人、天诸道中的众生。而且他发誓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他追求的众生平等,皆得超脱。”
“你一个阴差仗势欺鬼,破坏地府规矩,妄图将自己的快乐寄托在欺负弱于自己的冥鬼身上,那地藏王菩萨能惯着你吗?!况且我佛慈悲也有金刚怒目,你光听听地藏王菩萨这个传说,他能是啥好脾气的人吗?!”
“能立下如此宏伟誓言的菩萨能是一般菩萨吗?!有他的地府才是真正的地府……可惜一场浩劫下来,连地藏王都把自己供在汪洋阴海之上。这地府以后的体制只会越来越畸形!不提也罢!不提也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