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xy9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不敗戰狼-第684章:揭穿蔣浩的身份鑒賞-eukqh

不敗戰狼
小說推薦不敗戰狼不败战狼
瞧着郭长青离开,此时的凌恒眼中满是自信。
蒋浩侧头瞧着这家伙的嘴脸,也是为郭长青感到有些可惜。
这120亿,明摆着就是硬抢。
郭家在北辰皇都虽然实力不错,可资产是资产,现金是现金。
真要转账那么多,怕是这个集团的现金流都要大幅缩水。
“战帅,需要我安排人去盯着郭长青么,反正现在凌天战团一千多人都在,万一这郭家要是乱来,我们可以……”
左丘的话虽然没说完,但眸中闪过的杀意,却已是十分清楚。
“不用了,郭家的那些长辈,应该都还记得我,”凌恒笑笑,看向了郭长青远去的跑车,“他们办事之前,应该会考虑下后果。”
凌恒之所以如此自信,就是因为几年前,他来北辰皇都要尸骸,就是去的郭家。
当时天都方家跟陈家长辈全数陨落在这,十几具尸骸,都被北辰皇室那些人安排在郭家。
也正是因为如此,郭家现在的发展也都是在他们的庇护下。
凌恒还记得清楚,当时一人杀入郭家。
虽说蒙面,却在他们家人中,留下了这辈子都难以磨灭的印象。
“凌先生,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就是大华战帅吧?”蒋浩见状,直接走了过来,眼中满是自信。
凌恒笑笑,倒是没有否认,反倒是朝她反问:“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西晋蒋家的小姐吧?”
听到这话,蒋浩的脸色顿时惨白。
“你……”
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一直是女扮男装,来北辰那么久了,都没有被认出来过。
可面前这家伙,只是认识一天,竟就直接将她的身份给说了出来。
“我记得那年我还是二星战帅的时候,去过西晋,也拜访过你们蒋家,当时就听你父亲说了,你们家就你一根独苗,算着年纪,想来也是差不多。”
面对凌恒的话,此时的蒋浩眉头紧锁。
“你很厉害,难怪之前外面都传,你是所有战帅里面,最不好惹的。”
“蒋小姐过奖了。”
“行了,既然认出来了,我也就不装了,说吧,你有什么愿望,我满足你。”
蒋浩倒是挺大方,但是在说出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却是突然脸红了起来。
“咳咳……蒋小姐,愿望就算了,我也不缺啥。”
“就是,我们额战帅卡里的钱比你身份证都长,你们蒋家还能拿出什么?”
一旁的左丘听见,也是有些不屑。
在他看来,这些家族除了有钱,啥也不是。
蒋浩听见,顿时气急败坏。
她从小就是泡着蜜罐长大的,就算这次离家出走来了北辰,也都是被一群人围着。
可凌恒的不屑,却让她心生挫败。
“不行,你必须说一个!”她直接凑到跟前。
“那就请我吃顿饭吧。”
为了避免跟她的纠缠,凌恒只能敷衍。
“不行,你就是在敷衍我!”
“那要不这样,我满足你一个愿望,你就放过我,如何?”
……
挑衅!
这就赤果果的挑衅!!!
蒋浩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寻常都是她满足别人愿望。
可面前这家伙,却突然那么说,这这这……
“好好好,既然凌大战帅想要满足我一个愿望,那我就不可客气了!!!”
瞧着她的样子,凌恒心中也是有些无奈:“这样吧,我把这辆炫鹰送你,这事情就那么算了,行吧?”
“呵呵,不用!”
蒋浩立即拒绝,她是喜欢车没错,但是刚才那种侮辱,却是怎么都忍不下去的。
她很清楚,但凡是能用钱来解决的,凌恒都拿的出来。
盯着这家伙思来想去,她突然想到了这次跑出来的原因,不就是为了躲避家里安排的相亲。
看着看着,她突然脸红了一下。
“嗯?咋个还脸红了,战帅这娘们儿,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左丘瞧着她,立即凑到凌恒身边悄悄说了一句。
只是,他说话的声音没控制,加上蒋浩也是高手,声音也是十分清楚的传到了她的耳中。
顿时,她的脸更红了。
“咳咳,少瞎说!”凌恒的老脸也是跟着一红,“蒋小姐,要不这样,我帮你隐瞒身份,行吧?”
“不行,我的身份没什么好隐瞒的,你大可出去跟人说我是女的,我无所谓!”
蒋浩很生气,在她看来,自己必须得找个让他难堪的事情,才能解的了心头之气。
“这里海风有些大,要不咱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马毅瞧着凌恒遇到对手,只能上前打起了圆场。
这两人,可都不是他能随便得罪的存在,但若是能跟他们俩同时交好,那对他们马家可是大有裨益。
“对对对,先回去,回去再说。”
凌恒被蒋浩盯得也是心头发怵,立即带着其他人朝着车子方向走了过去。
瞧着他的背影,蒋浩哼了一声,也是跟了上去。
……
此时的郭长青还在回去市区的路上。
脚下的油门不断被他压下,伴随发动机呼啸的声音,他的愤怒却是一点都没被发泄出来。
一想到刚才在码头所发生的事情,他的心中就满是怨愤。
“可恶!!!”
眼看前面出现红灯,他突然一个急刹车,还没等车子停稳,就对着方向盘狠狠捶了起来,仿佛这方向盘就是凌恒。
随身幸福空间
等回到了郭家的时候,他直接朝着屋内跑了进去。
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这时楼下有个身着白衫的银发老头走了下来。
咚咚咚……
老头的拐杖不断敲击着楼梯,让沙发上的郭长青心中更是烦闷不已。
“吵死了,难道没看见我……”正当他转身就要发脾气的时候,却突然将话给咽了回去,同时朝着老头叫道:“爷,爷爷。”
老头瞧着孙子,眼中满是好奇:“长青,今天不是说去俱乐部么,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今夜请将我遗忘
“没……没什么事情,就回来了。”他不想要将事情说出来,免得丢人。
“咱们郭家,虽说不算特别强,但是从来不会让自己人在外头受气,说吧,到底是谁惹了你了?”
“爷爷,真没什么,您就别问了。”
“该不会是你们会长吧,”老头瞧着孙子的模样,心有不忍:“如果是他,还真是个麻烦。”
听着爷爷的话,郭长青突然想起了他离开的时候,凌恒说的话。
“对了,爷爷,你知道凌恒么?”
老头正准备坐下,可在听到这个名字后,脸色却突然骤变,手上的拐杖,也是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敲击声。
甚至拐杖把手的龙头,也是应声而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