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0kkp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黑白玄翦又回來啦-dmuil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东皇太一变得安静,拄着龙杖缓缓地离开了,彻底的消失在了棠溪。
楚南公看着东皇太一离开的身影知道东皇太一这是选择了退让,会碣石宫了。
“唉·”楚南公缓缓的叹了口气,他们机关算尽,结果却是没想刚刚出龙的道家,继褐冠子以后居然又出了无尘子这样的妖孽,这是他们一直推算不到的东西,所有的东西在无尘子出现以后都发生了变化,即使他们做了几次调整,但是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让无尘子总是莫名其妙的出现,让他们的计划出现了偏差。
弑神魔师 浩枫
从东君被抓开始,他们的一切计划仿佛被道家看透了,想去接触秦王,跟秦国结盟,结果无尘子出现了,直接杀了他们用来跟秦王做纽带的云中君。然后他们去韩国,想要获得韩国的铸兵图册,控制韩宇,韩非。结果还是无尘子冒了出来,居然知晓兵法,打了个他们措手不及。
退役宫女
尤其是云中君的死,对他们的打击是巨大的,云中君一死,不仅断了他们跟秦国的联系,还断了跟齐国君王后的联系。瞬间让他们阴阳家失去了对东西两个大国的控制。
星魂扶着楚南公再没有了以前的盛气凌人,因为他的命令,让这次出来的阴阳家弟子尽墨,连带着一直跟他跳脱的九冥也陷入了沉睡。所以甘罗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显得有些萧瑟黯然。
“这次就当是个教训吧,阴阳家并不是无敌的,诸子百家也都没有一个是好与与的。”楚南公知道星魂这次被打击得有些严重,安慰道,毕竟就剩这么个独苗了。
“南公你们当年也是如此么?”星魂甘罗问道。
楚南公回忆了一阵,当初他又两个对手,一个荀子,在楚国他还压了荀子一手,把荀子从兰陵逼回了儒家小圣贤庄。结果谁知道荀子却成了齐国稷下学宫的祭酒,声望直接压过了他。
“我们那个时代,比你们不遑多让,鬼谷有张仪苏秦,兵家有白起,廉颇李牧赵奢,儒家有荀况,又有四公子,只是谁也没想到,一直安静的道家居然会出来褐冠子这样的人物,直接将百家毙了回去。”楚南公说道,他们的时代真的是神仙打架的年代。
星魂甘罗懂了,那个时代能活下来的几乎都是现在的一方大佬,比他们现在还要凶险万分,毕竟他们这个时代,只有一个无尘子压着他们,但是也是因为一个无尘子让他们都没了出头的机会。全都成了无尘子的试剑石。
无尘子总算是等到了黑白玄翦和焰灵姬等人,总算是有了些安全感。
黑白玄翦看了一眼无尘子又看向少司命,皱了皱眉,这么久的独处你还没拿下,晓梦也没怀上,要不是念端大师说你没问题,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不行了。
雪女本来是想直接冲上去来个抱抱的,结果看到少司命,只能停下来脚步。看着无尘子没事才松了口气,听到无尘子化道修为全无她是真的日渐消瘦,所以才会答应韩非跑去新郑远远的看一眼。
焰灵姬看着无尘子和少司命,又看向雪女,玩味的一笑,风情万种。
五个人互相看着,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千言万语到了嘴边都说不出来了。
“没死就好!”黑白玄翦笑着说道,只是他的笑却是比哭还难看。
无尘子微微一笑道:“等铸家欧岚过来就帮你把黑白双翦重铸了。”
黑白玄翦点了点头,这么久,他也将大道昙花彻底的融合了,只是无尘子现在没有修为还能帮他重新复活么?
“我去下厨。”黑白玄翦笑着说道,不想打扰他跟其他几女的叙旧。
“马厩里那匹贼马,你有空收拾一下它。”无尘子突然说道,敢踹我,这下收拾你的人来了。
“你还养马了?”黑白玄翦瞬间一头黑线,在太乙山让我养团团就算了,现在来这里了,我又多了一个职业—马夫?收回我刚才的感动,这人就是欠,活该的。
“师尊!”雪女看着无尘子,眼泪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无尘子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道:“有什么好哭的,这世上能杀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雪女啜泣着点了点头,强忍着把泪水憋回去,尽量露出一个笑脸。
“你们把韩非怎么了?”无尘子转移话题的问道,不然等下就控制不住局面了。
焰灵姬妩媚一笑,柔柔的说道:“我把天照剑留在那跟逆鳞作伴让逆鳞监视他,他敢自杀逆鳞就敢揍他。”
无尘子呆住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连剑灵都能策反了?
“焰灵姬姐姐跟逆鳞说,如果韩非死了,她怎么对韩非的,就怎么对逆鳞。然后逆鳞就同意了。”雪女解释道。
无尘子看着焰灵姬,你对韩非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让身为剑灵的逆鳞都恐惧的,而且逆鳞可是还有一个名字叫帝剑腾空的啊。
“你教我的啊,我发现你的黄粱一梦对剑灵这类灵体特别有效,所以就给逆鳞来了一次,然后他就老实了。”焰灵姬妩媚的说道。
“黄粱一梦还有着功效?”无尘子木然的问道,他自己作为开创者都不知道黄粱一梦还能这么用。
“韩非是不敢死的,红莲和紫女都跟着到了秦国,如果韩非一死,他们将无处藏身,所以为了红莲和紫女以及韩王安,韩非是怎么都不敢死的。”焰灵姬解释道,留下天照剑让逆鳞看着韩非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
“师尊,我们人宗是不是有个长老叫白云子?”雪女突然问道。
无尘子看着雪女和焰灵姬,她们怎么知道白云子的?
“人宗外事长老白云子师兄,也是天底下相人之术最厉害的,没有之一。”无尘子说道,然后又看向雪女问道:“你们见过白云子师兄?”
“我们带着韩非偷偷跑来过新郑,然后被星魂追上了我们。”雪女说道。
“哦,我知道了,是白云子师兄帮你们解围的,他没事,还把星魂大了一顿,还打断了鬼谷子的一条腿。”无尘子说道。
雪女和焰灵姬这才松了口气,他们一直在担心白云子帮他们拦住星魂会受伤呢,却想不到白云子这么猛,居然连鬼谷子的腿都打断了。
“所以你们是真的带着韩非跑来新郑了?”无尘子佯怒道,当时少司命就已经告诉他焰灵姬他们也在新郑了,还救走了红莲和紫女。
雪女瞬间不说话了,看着焰灵姬。焰灵姬点了点头,知道无尘子根本就没生气。
“下不为例,你们知不知道多危险,当时整个新郑聚集的天人高手至少十数,要不是白云子师兄出手帮你们震慑住那些人,你们根本无法带走韩非他们。”无尘子说道,这不是假话,各国高手都想着走韩非而不是韩宇,因为韩非于国有利,还能作为反秦复韩的借口。
“知道了!”雪女惴惴的答道,焰灵姬则是不屑,有什么是一把火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行那就再来一把火。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关中么?”无尘子看向焰灵姬问道。
“看着韩非呗,还能是什么?”焰灵姬答道。
无尘子看向雪女问道:“你们不会在关中一直把韩非当玩具,就没出去过吧?”
雪女别着脑袋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不是你说的让我们看着韩非的?
无尘子扶额“你们就没有出去走走看看,即使你们不去,韩非去你们也应该跟着去吧?”
“我们就没给他机会出过司寇府。”焰灵姬淡淡的说道。
无尘子冷汗直下,他可以想象到韩非在这两个魔女手下怎么生活了。韩非我对不住你啊,无尘子在心中为韩非默哀。
“我让你去关中还是想让你学习关中百姓是怎么耕作的。”无尘子无语的说道,他对焰灵姬还有大安排,结果真的是又被他养废了一个。
“你又不明说,我怎么知道你是想让我去做什么。”焰灵姬无所谓的说道,至于让她学习耕作,她不一把火把农田点着都不错了。
无尘子无语了,这么多女的里边除了晓梦就是焰灵姬他没辙。
“算了,也不指望你能干什么人事了。”无尘子叹息道。
焰灵姬瞥了他一眼,说的好像你真的有管过我们一样,都是让我们自生自灭的多。
“你那匹马哪弄来的,挺好玩的。”黑白玄翦兴奋的说道,好像有找到了什么新玩具的小孩一样。
“蒙武送的,我也不知道他哪抓来的。”无尘子说道,他就没管过那匹白马,也不知道黑白玄翦有什么发现。
“挺能喝的,听人说吃马肉不喝酒会伤身,所以我就想先给它灌点酒再下刀,结果好家伙,愣是喝了我一盆的酒,还一点事都没有。”黑白玄翦兴奋的说道,在太乙山无聊了,他又自学了酿酒,他自己酿的这酒,都能用火点着了,他都不敢多喝,结果这白马愣是把他的存酒都喝完了,还想跟他再要。
无尘子沉默了,这货连肉都吃,喝酒貌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它是匹野马王,特立独行,肉都吃,喝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无尘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