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bybfe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932、修仙版一拳超人鑒賞-7krlb

Written by

troy judd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哈哈哈……哈哈哈……”
愤怒中的段崖突然张狂大笑。
那开心的样子,就好像其四弟已经复活了一样。
“无面,如何。”
“什么?”
郑拓不解,询问出声。
“眼睁睁看着自己道侣即将被斩而无能为力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很愤怒,是不是想要发泄,是不是感觉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让你遇到我等王级强者,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段崖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甚至脸红脖子粗的咆哮出声。
若非郑拓距离较远,恐怕那吐沫星子能蹦郑拓一脸。
“额……不是!”
郑拓的回答让暴怒中的段崖一顿。
下一秒。
“不,是,是,是……你应该说是,给我说是……”
段崖狂暴出手,杀向郑拓。
“说话就好好说话,总吼什么,吼又不能增加战斗力。”
郑拓无语。
背后鲲鹏翼颤动,瞬间离开原地,向某处飞去。
“今天你别想走,站住,给我站住,站住……”
段崖仍旧处于暴怒之中。
整个人宛若一头已经饿了三天三夜的野狼,呼啸着冲向郑拓,试图将郑拓吞噬。
郑拓则是催动鲲鹏翼,加速向某处已经设计好的陷阱飞去。
“段鹏,你我往日并无仇怨,我给你一次机会不要在追杀我,如若不然,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郑拓这般说道。
“好啊!有本事你就斩掉我,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传奇无面,究竟有何手段与我争锋。”
段崖杀气腾腾,冲向郑拓。
“好吧,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你不珍惜,便也怪不得我。”
原本加速离开中的他,猛然止住身形。
嗡!
天地轰鸣!
二者周围,顿时一座座大阵拔地而起。
大阵虽皆以阵盘为主,与正常大阵比较稍有欠缺。
但架不住多,架不住由郑拓亲自主持。
呼吸间大阵形成,将二者围困中间。
“你就是以此手段将我四弟斩杀的,对不对。”
段崖杀意不减,冲向郑拓。
他手段强横,撼天动地,出手下,那将此地包裹的数座大阵嗡嗡作响,竟有坍塌之意。
“很强!”
郑拓给予段崖如此评价。
段崖的实力,比段峰强的不是一星半点,而是很大一截。
看来。
凭借段崖此刻实力,相信在过百年左右,其就能进入大王境,成为更强的王级强者。
但这都已经不再重要。
他心中一动,仙鼎出现手中。
“去!”
仙鼎转动,杀向段崖。
段崖见此,毫不示弱,张口吐出一道红光。
红光迎风变大,化为一座赤崖。
赤崖强横,散发着后天灵宝的气息。
后天灵宝,几乎是所有王级强者的标配。
此刻段崖全力催动赤崖,狠狠与郑拓的仙鼎撞在一起。
铿锵!
两件法宝相撞,虚空当即炸裂出大片黑虚空。
黑虚空中阴冷的气息袭来,让人一阵好不舒服。
不过修仙界的修复能力很强。
呼吸间。
那被撞开的黑虚空便是愈合,完好如初。
不仅如此。
郑拓竟感觉到有天道的力量降临,加固此地空间,试图不让二者继续破坏。
原来王级强者的战斗还有这种待遇的。
郑拓第一次知道王级强者的战斗会引来天道帮忙加固周围空间。
有意思。
他对此事颇为新奇。
另一面的段崖却已经安静下来。
他看上去已经完全冷静。
冷静下来的他,望着虚空之上不断碰撞的两件法宝,面色稍稍有些难看。
“你的法宝有什么来头,竟然能与我的赤崖如此碰撞不落下风,这怎么可能?”
段崖属实难以相信。
对方的法宝竟然能与自己的赤崖碰撞不落下风,甚至还有一点点占据上风之意。
开什么玩笑。
自己可是王级强者,法宝之中拥有王级道纹。
王级道纹蕴含有意思天道之力,虽然那时很少很少的一缕天道之力。
但那也是天道之力。
天道之下皆蝼蚁,这也是为何王级强者与出窍期强者不同层次的原因。
我手中的天道之力能够压制一切,就算只有头发丝大小,也能将没有天道之力者死死压制。
但是现在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赤崖没有办法将对方法宝压制。
同为后天灵宝。
自己的赤崖蕴含有自己的王级道纹,还有一丝丝天道之力。
难道……对方的法宝也是如此不成。
不可能。
段崖的心里活动很多。
怎么可能。
他看向面无异色,背负双手站在那里的无面。
在这一刻,他感觉很不真实。
似乎站在自己面前的也是一位王级强者,且是王级强者中天王级别的存在。
若真如此,自己恐怕难以是对方的对手。
但这怎么可能?
明明是出窍初期的气息,却拥有天王级别的实力。
这……
这……
假的,肯定是假的。
段崖不信。
他手中法决赞动,整容散发着赤红之色。
“赤炎道纹!”
段崖低语,打出赤炎道纹。
火属性的赤炎道纹附着于赤崖法宝之上。
顿时。
赤崖法宝散发出强横无比的力量,这力量极度骇人,宛若一个太阳星辰降临般。
大地被瞬间烤焦,所有的一切植物与生灵被瞬间蒸发。
段崖全力出手,白光携带。
他此刻完全相信无面有能力斩杀四弟。
单凭法宝的对碰,他就能够断言,这无面拥有斩杀王级强者的实力。
他是王级强者,经历过诸多生死,才达到如今这般地步。
对于危险敏锐的感知,让他知道,无面这个家伙绝对不简单。
自己若不全力以赴出手,很有可能将没有全力出手的机会。
“杀!”
段崖发狠,全力以赴。
他整个人宛若一尊火神,散发着阵阵恐怖的火属性道纹。
周围因为他的暴躁有暴躁。
原本被天道之力加固的空间,在他身边不断被撕毁重组,撕毁重组……
而比他身边气息更加狂暴的是那化身太阳星的赤崖。
赤崖通红,在火属性道纹的加持下,散发着无比恐怖的热量。
其仿佛一颗太阳,燃烧着,降临而下,冲向郑拓杀来。
郑拓望着那冲向自己杀来的赤崖,看上去平静的有些可怕。
王级灵压很强。
段崖全力爆发,这种王级强者得全力爆发,都都需要认真面对。
大家都是修仙者。
出窍期的自己都能斩杀王级,何况是王级强者之间的战斗。
大意,马虎,轻敌,绝对是战斗中的大忌。
狮子搏兔仍需全力,何况王级强者之间的对决。
“你很强,但也仅此而已。”
郑拓淡淡开口。
他心一动,仙鼎归来,悬浮于头顶缓缓转动。
仙鼎三足两耳,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仙鼎以天道印记锻造,为后天灵宝。
虽然是后天灵宝去,却拥有着近乎先天灵宝的威力。
養只狐貍做老公 彤堯
郑拓催动仙鼎。
仙鼎猛然一颤,爆发出一股强横力量,将这四方虚空定住。
哗啦啦……
哗啦啦……
哗啦啦……
仙鼎之中,飞出足足九条五彩斑斓的锁链。
锁链手臂粗细,十分壮实。
此刻从仙鼎之中飞出冲向赤崖。
赤崖降临,二者瞬间杀到一起。
但仙鼎之中的锁链并未与赤崖硬碰硬。
他们如九条有余般,哗啦啦,扭动着灵活的身躯,转眼躲过与赤崖正面撞击。
翻身。
便将赤崖捆绑个结结实实。
“这是作何?”
远处段崖不解,这是何种神通,为何要这样做。
他不理解,便也没有时间理解。
全力以赴催动赤崖,压向郑拓所在。
赤崖威力无比,如星辰降临,带着恐怖无比的力量。
大地在颤动,虚空在撕裂。
王级强者全力出手,景象堪称毁天灭地,骇人十足。
王级强者能被称为站在修仙界之巅的力量,不是没有理由的。
他们的力量强大到可怕。
在修仙界中,王级之下皆蝼蚁。
单凭一位王级强者的实力,便能屠杀整个修仙界。
如此谣言并非空穴来风。
此刻段崖全力出手,仿佛整个世界都因为他的力量而颤抖。
那将此地围困的七阶阵法。
其中一座坚持不住,嘭的一声被这股力量冲破。
“无面,给我死,给我死,给我死……”
段崖杀气冲九霄。
自己的四弟别斩,让他暴怒无匹。
回想与四弟从小一起成长的日子,他便心中隐隐作痛。
他们兄弟四人,一路拼杀,一路打拼。
在这诺大修仙界,终于拥有属于自己的家族。
他们段家因为有他们四人而辉煌,因为有他们四人而没有人再敢轻视。
就算是姜家秦家这种大家族,也对他们段家让三分。
因为这是他们用命换来的尊重。
但是现在。
他们的四弟被斩,让这种美好化为无形。
愤怒。
无法言语的愤怒充斥在他的胸膛之中。
他要发泄,疯狂的发泄。
他要将眼前的无面斩杀,以祭奠四弟在天之灵。
“杀……杀……杀……”
段崖口中发出野兽与人声混合的暴躁。
轰隆隆……
赤崖杀到郑拓头顶。
恐怖无比的赤崖,带着毁灭世界的气息降临,狠狠压在仙鼎之上。
仙鼎的体型完全无法与那巨大的赤崖相比较。
赤崖像是一枚太阳降临,充满毁灭性的气息,试图将所有的一切全部摧毁。
而仙鼎在赤崖面前,简直渺小的可怜。
若非仙鼎的气息同样十分更强大,且有锁链将赤峰捆绑,任谁都不会发现仙鼎的存在。
仙鼎名字很高调,但从战斗的角度来看十分朴实无华。
就想郑拓的战斗风格一样。
简单,高效。
嗡!
赤崖降临,试图将仙鼎与郑拓一起镇压当场。
但是。
赤崖在接触到仙鼎之后,便无法如刚刚一般狂暴降临,将有一切遮掩。
仙鼎看着渺小,其本身却带着一股倔强的气质。
此刻被赤崖压在下面,仙鼎显然并不服气。
嗡!
仙鼎震动,其上的神阳原石闪亮,
神阳原石乃是无形灵石中的火属性灵石,对于火,神阳原石说第一,没有人敢说第二。
现在。
神阳原石已经与仙鼎融为一体。
仙鼎之中,当即爆发出恐怖无比力量。
那力量宛若一枚没有底的黑洞,竟然疯狂吸收着赤崖上面的火属性道纹。
被吸收掉的火属性道纹,全部被赤阳原石吃掉。
赤阳原石闪烁着红光,看上去一副贪吃模样。
“怎么回事?”
段崖看到如此一幕,当即傻眼。
无面手中这小鼎究竟有何来历,明明都是后天灵宝,为何能够吸收自己的火焰道纹。
那可是火焰道纹,专属于王级强者的道纹,而不是火焰灵纹。
那小鼎竟然能够全部吸收而无恙。
段崖不解,但此刻他知道,不能让那小鼎继续吸收下去。
若让那小鼎继续吸收下去,恐怕自己的赤崖会被生生吸干。
被吸干火焰道纹的赤炎,威力将大打折扣,而自己的战斗力,也会因为如此而受损。
心中一动,沟通赤崖,试图操控赤崖,远离小鼎。
轰隆隆……
赤崖颤动,欲要离开仙鼎,不被仙鼎吸收力量。
但是。
仙鼎刚刚的九条锁链此刻正将它捆绑。
在九条锁链的作用下,赤崖根本无法离开,只能被牢牢的锁在此地,被吸收火焰道纹。
“原来,锁链是这样用的。”
段崖终于明白这看似无用的锁链究竟为何。
不过他不会放弃。
啪……
双手合十,催动特殊法门,沟通赤崖。
轰隆隆……
赤崖疯狂晃动,试图挣脱束缚。
不得不说。
王级强者的法宝的确很强。
赤崖疯狂挣扎,眼看竟有挣脱仙鼎围困之意。
“既然来了,如此这般离去,是不是太过简单。”
郑拓低语,催动仙鼎。
嗡!
仙鼎发力,九条锁链收缩,死死将赤崖捆绑。
不仅如此。
随着九条锁链发力,赤崖竟然一点一点拽入仙鼎之中。
轰隆隆……
赤崖疯狂挣扎,无尽的火焰涌动,将周围被天道加固的虚空灼烧出空洞,露出后面的黑虚空。
但是无论赤崖如何疯狂爆发,那九天锁链坚韧的难以想象,死死将其围困,让其无法离开,从而被仙鼎一点点吞噬。
“住手,给我住手!”
段崖感觉到自己的后天灵宝传来惊恐的波动。
那惊恐的波动,说明赤崖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其若被吞入仙鼎之中,恐怕将会彻底废掉。
段崖手中法门赞动,全力出手,试图控制赤崖,脱离仙鼎掌控。
奈何。
他的一切看上去是如此徒劳。
在郑拓操控的仙鼎面前,他没有任何能够反抗的机会。
仙鼎的根本力量是天道印记,是堪比天道的力量。
而赤崖的力量根本是自然印记的顶级形态。
二者比较,天差地别,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之上。
赤崖被仙鼎一点点吞噬,看上去被完全吃掉,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身上開花的女子 四季一唯
“该死!”
段崖咒骂出声。
他手中法决变换,当即打出数道火焰红光,杀向郑拓。
玄天魂尊
既然无法帮助赤崖脱困,那就攻击仙鼎的主人。
只要干掉无面,仙鼎自然便会失去掌控,从而停止吞噬赤崖。
仙鼎毕竟是不是先天灵宝,没有法宝之灵。
其只有本能,只有被主人催动时,才能发挥出自己应有的威力。
他的想法没有任何问题。
火焰红光杀来,郑拓见此,鲲鹏翼颤动,急速闪躲红光。
有鲲鹏翼在,对方休想攻击到自己。
首席的騙婚新娘
但是。
那刚刚他闪躲开的火焰红光并未消散。
它们一个转弯,竟然冲向仙鼎。
下一秒。
轰……
火焰红光狠狠轰击在仙鼎之上。
强横的力量冲击,当场将仙鼎轰的疯狂颤抖。
眼看因为如此冲击,导致那捆绑赤崖的锁链出现些许松动。
松动的锁链看上去给赤崖创造了逃走的机会。
赤崖浑身颤动,呼吸间竟化为巴掌大小。
巴掌大小的赤崖闪烁,瞬间冲出仙鼎操控范围。
任由仙鼎那恐怖吸力有多么强横,此刻也难以留住赤崖。
“哎呦!”
郑拓见此,心中一动。
自己已足够小心,奈何对方有些狡猾。
声东击西,竟然以如此手段将自己法宝救走。
“好一个无面,我还这是小看你了。”
段崖杀意不见,望着郑拓。
郑拓见此,面无表情,直接催动仙鼎杀向段崖。
既然你将法宝收回,你就将你与法宝一起收走,我看你如何反抗。
仙鼎转动,化为白光,降临在段崖头顶之上。
恐怖的吸力出现,试图将段崖吸入其中。
不过段崖很稳,毕竟是王级强者,面度如此局面,其身形一动,以身法闪躲开仙鼎控制,不被其所笼罩。
“无面,你的法宝的确很强,但法宝强大并不代表你的真正实力,让我看看你的真正实力如何。”
段崖轰隆一声,催动某种秘法。
那赤崖竟然化为岩浆,披挂在段崖肉身之上。
二者合为一体,段崖整个人竟然化为一尊火焰人。
火焰形态的段崖气息恐怖非常。
那火焰的高温,将周围一切笼罩。
虚空出现变形,因为他自然散发出的问题过高。
“无面,你不应该出来,你更不应该斩杀我四弟,现在,感受我的愤怒吧。”
段崖出手,杀向郑拓。
郑拓见此,当即催动仙鼎过来,从后方袭杀段崖。
“滚!”
段崖此刻暴躁无比,怒喝一声,回头就是一拳。
拳风忽悠,有龙吟之声。
咣当!
一声巨响。
段崖的拳头当即将仙鼎轰飞出去。
轰飞仙鼎,段崖威势不减,杀到郑拓身前。
二话不说,举拳便打。
“给我死!”
王级强者出手,好不保留的一拳。
整个天地在这一拳之下颤抖。
郑拓见此,竟没有闪躲。
食色生香,墨家小悍妻 雲沐晴
他紧紧只是双臂交叉,做出防守姿势,任由段崖挥拳杀来。
嘭!
闷响带着强横的冲击波将大地掀翻。
郑拓被一拳轰入地面之中,生生砸出一方深百米的大坑。
“还没完!”
段崖的攻击没有结束。
其如火箭般,嘭的一声冲向郑拓,整个人拖着长长的火红尾巴,瞬杀杀到郑拓身前。
“杀我四弟,今日我让你尸骨无存,给我死,死,死,死……”
段崖狂暴无比,化身战神。
他双拳之上,以赤崖化为拳套,携带无与伦比炙热的力量,轰向郑拓。
嘭!
巨响轰鸣!
大地在度震动四方,迎来可怕的大地震。
郑拓只感觉自己好像被愤怒的火山撞击,整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窒息感。
这种攻击的确有些恐怖。
且他还没有从那种窒息感中缓过来,段崖第二拳杀到。
轰……
闷响继续。
大地在度传来余震。
“杀杀杀杀杀……”
段崖彻底狂暴,双拳如风火轮般舞动,杀向郑拓。
嘭……
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嘭……
震动带着某种节奏,听在耳中,似要将这天地撕碎一般可怕。
愤怒值加满的段崖全力爆发,王级强者可怕的实力在此刻施展。
纵然此地虚空已被天道加持数次,却仍旧无法承受段崖疯狂的狂暴。
其像是一头老狮子,在给自己的弟弟报仇般,狂暴的一塌糊涂。
面对这种一塌糊涂的狂暴,郑拓似乎只有被暴打的份儿。
其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当真是被按在地面之上暴打。
拳拳到肉的那种暴打,毫无反抗能力,毫无游戏体验,被按在地面爆锤。
狂暴的段崖终究会有停止的时刻。
在经过一段近乎摧枯拉朽的狂暴之后,段崖停止了自己的攻杀。
呼……
呼……
呼……
段崖大口喘着粗气。
纵然已为王级强者,可使用这般狂暴的力量,始终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与法宝融合,乃是一种秘法。
使用秘法,身体与神魂,就会因为秘法的力量而出现损耗。
这种损耗一个不小心就是永久性的。
但他已经顾不来太多。
无面给他的感觉太过危险,这种危险让他很不安。
他没有小瞧无面,任何的言语挑衅都是为了激怒对方,让对失去方寸。
但这个无面,心性远超常人。
他无论如何激怒,对方都没有任何愤怒波动。
在加上那小鼎法宝的威力,他知道,自己就算品着永久受伤,也要一口气将对方干掉。
他王级强者的直觉告诉自己,必须要这做,如若不然,恐怕会出大事。
呼……
呼……
呼……
大口喘着粗气,感受着身体的消耗。
催动法门,回复体内力量。
同时低头,看向脚下,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的无面。
“没有死吗?”
段崖望着此刻被自己那般狂暴攻击正面轰杀的无面。
这个家伙竟然还有气息。
气息虽然很微弱,但却很坚挺。
看来自己的感觉没有错。
刚刚自己若不突然强势爆发,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咳咳……”
有剧烈的干咳声从地面传来。
郑拓看上去还有一口气,没有挂掉。
不得不说。
段崖这个家伙的手段有些意外,有些狂暴,有些疼。
好家伙,那一对冒着滚滚烈焰,沙包一样的拳头轰击在自己身上,简直要了亲命。
该死。
以后在做这种实验了。
伤到没有什么,关键是好疼,好疼,好疼疼啊。
郑拓呼吸着,晃了晃脑袋,一副被打蒙了的模样。
他看上去状态很差,近乎被打死。
实际上还好,并没有想象中般受伤严重。
他现在是道身,道身与本体一样,都拥有不死不灭神功。
只不过道身的不死不灭神功,相对于本体来说稍稍弱上一些。
但这弱也是相对的弱。
不死不灭神功,修行到大成,便是不死不灭。
如此神功,其实谁说将自己干掉就将自己干掉的。
何况这不死不灭神功最不怕的就是近身战。
而郑拓在明明有鲲鹏翼的情况下还被这般暴打,完全是因为他想看看此刻自己这道身究竟有强的硬度。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他对自己如今道身的强度并不清楚。
现在。
经过段崖如此狂暴的攻击轰杀,他算是了解了一个大概。
“没死?”
段崖看着挣扎起身,似乎并无大碍的无面,表情非常严肃。
自己那般狂暴攻势下去,这个家伙竟然没事。
话说你这身板是铁打的吗?
“就这?”
郑拓用两个字,瞬间惹毛段崖。
“不,还有。”
段崖爆炸。
他原本已经平息的力量在度狂暴起来。
“杀!”
段崖出手。
看着这个将自己四弟斩杀的家伙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就莫名的火大。
而他修行的法门,会因为自己的愤怒,变得更加强大。
“杀杀杀!”
段崖在度暴怒,杀向郑拓。
“靠,还来!”
郑拓无语,这家伙有完没完。
不过话是这样说。
他知道段崖这种攻击完全不够将自己斩杀。
所以。
他只能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双臂交叉,保护好脸,迎接着段红第二轮猛攻。
嘭……
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嘭……
闷响从地底传来,大地裂开一道道缝隙。
在段崖狂暴的猛攻之下,直接在这一片荒野之地开辟出一座深渊。
深渊底部。
嘭嘭嘭的声音听在耳中,叫人头皮发麻,脚底生寒。
段崖的攻击狂暴非常,近乎不要命的出手,恨不得一口气将郑拓垂杀入地狱之中。
但……
郑拓此刻的感觉格外不同。
他被攻击着,很疼,很疼,非常疼。
但他并没有多少受伤即将。
不死不灭神功催动下,他的肉身坚韧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仿佛自己的肉身就是法宝,还是堪比顶级后天灵宝般的存在。
面对段崖这般猛攻,仅仅只是疼痛,和略微的受伤。
变态。
这是他对不死不灭神功的感受。
不愧是当年被整个修仙界追捧的法门。
不死不灭神功,名字很俗,效果强的离谱。
嘭嘭嘭嘭……
嘭嘭嘭……
嘭嘭……
嘭……
段崖的攻慢慢停止。
其是有极限的。
两次狂暴攻击,换成一般王级强者正面承受,八成会因为如此被干掉。
他相信。
就算这无面还活着,也必将仅剩一口气悬在那里。
呼……
呼……
段崖喘着粗气,看上去十分疲惫。
两次催动秘法,让他感觉十分疲惫。
秘法这种东西看来以后还是少用。
不然。
万一真的造成永久损伤,那对自己的仙路来说,都将是一种致命打击。
虽然达到王级的他已经的,仙路的尽头便是悬崖,便是死路。
但在没有达到那个悬崖,亲眼见到那被阻断的仙路时,他是不会放弃的。
呼……
呼……
大口喘着粗气的还有郑拓。
疼,疼,疼。
他感觉自己肋骨断了几根,手指骨,大腿骨,还有脊椎,反正好多骨头都被打断掉。
不死不灭神通的修行就是不断从死亡之中领悟精髓。
怎么样从死亡之中领悟精髓,就是与人对战,被打个半死不活,然后修行。
对此,郑拓嗤之以鼻。
这种方法简直就是愚蠢中的愚蠢。
领悟生死这种事未必需要战斗让自己陷入必死的局面。
明明还有很多其他方法不是。
他缓缓活动身体,试图起身。
肉身承受段崖两次狂暴猛攻,近乎已经达到极限。
对方毕竟是王级强者,手段之强硬,绝非够劲儿。
既然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他自然不会让自己达到极限。
“没死?”
段崖的如此模样,似乎刚刚的重放般。
他看着仍旧活动,试图起身的郑拓,整个人显得暴怒无匹。
“无面,你的生命力还这是顽强,但也到此为止了。”
段崖第三次促动秘法,整个人的气息在度达到巅峰。
“我不会给你任何反抗我的机会,你斩杀我四弟,这个仇,我绝对要报,就算是拼的仙路阻断,我也要干掉你,为我四弟报仇。”
段崖为弟报仇的这种执着让郑拓感动。
段峰有这样的哥哥,死掉也值了。
不过。
段峰的死完全是其咎由自取。
其不贪婪魔小七的先天灵宝,也不会死。
贪婪,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何况。
段峰也不是什么好人。
其能够成为王级强者,手下的冤魂手牵手排成队,估计能绕修仙界一圈。
有句话叫修仙路,满地骨。
用在这里非常合适,王者之路,从来就不是善良之路,而是一条充满杀伐之路。
在这修仙界中,杀一人为罪,屠万人为王,想称王,便请将你那仁慈收起。
“无面,告诉我你的遗言,让我知道,你对斩杀我四弟充满悔恨。”
段崖的实力达到巅峰。
王级灵压释放,死死将郑拓压制,让其无法反抗自己。
遗言是留给那些悔恨者最后的安慰。
他希望听到无面的遗言。
听到遗言,便代表着无面心中遗憾,带着遗憾死去,这才是他想要看到的画面。
“遗言吗?”
郑拓活动活动筋骨。
他思考片刻,便是摇头。
“算了,遗言留给你,我还是好好活着吧。”
郑拓说着,硬生生扛着段崖的王级灵压抬起自己的拳头。
那拳头对准一脸惊愕的段崖,突然挥出。
刷!
郑拓的拳头速度太快。
有鲲鹏翼加持,在这般近的距离下,段鹏根本反应不过来。
嘭……
闷响震动,原本就已经化为深渊的此地,瞬间被郑拓一拳的冲击波扩大百倍有余。
而段崖,因为承受郑拓正面一拳。
整个人无法控制的像是一枚导弹呼呼呼向天空飞去。
上千米的距离,段崖毫无反抗的能力。
且因为速度太快,段崖的肉身,硬生生在这上千米的距离刮出一道虚空裂缝。
远远看去。
像是某人在一张油画的中间划出一道痕。
而段崖,此刻如掉了线的风筝般,狠狠撞击在保护此地的七阶大阵之上。
嘎嘣!
因为冲击力太过巨大,七阶大阵竟然出现裂痕,最后在轰然声中,七阶大阵爆裂。
竟然被段崖撞碎一座。
深渊最深处。
郑拓活动活动筋骨,缓缓起身。
催动天道印记,将伤体修复,仅仅三个呼吸,便恢复如初,重临巅峰。
抬头。
望着那撕开虚空裂缝,将七阶阵法撞碎的段崖。
“出手是不是有点过重了?”
郑拓低语。
刚刚他一拳已是道身的全力,也就是本体的五成力量。
“本体五成力量而已就有如此威力,难怪自己会被天道盯上,有点变态啊!”
郑拓摇摇头。
“算了,起码还有道身能够活动。”
低语中,鲲鹏翼颤动,瞬间来到天空之上。
天空之上。
段崖悬浮在那里,像是一块安静的云朵般,一动不动。
此刻的段崖无比凄惨。
肉身已经全部被摧毁,元婴也因为郑拓刚刚一拳毁掉大半。
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极致的萎靡状态。
其距离死亡,就差最后一口气。
“哈哈哈……”
莫名凄惨的笑声从段崖口中传来。
“无面,你根本不是出窍期修仙者,你的实力绝对已经达到天王级别,哈哈哈……好强,你真的好强啊!”
郑拓完全能够从段崖的言语中与笑声中听出无奈与一种无力感。
其已经是王级强者。
按理说,已经站在修仙界的巅峰。
但是刚刚,却被自己一拳轰死。
这种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就算是王级强者的道心,恐怕也会摔个粉碎。
“怪不得大哥说,王级才是修仙的开始,那时候我还不明白此话的含义,现在我终于明白,原来,王级,真的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段崖的气息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郑拓望着此时此刻的段崖,没有任何表情。
帝臨鴻蒙
爆寵毒妃:腹黑太子追妻忙
没有可怜,没有怜悯,没有同情……有的只是冷漠。
如他所想。
段崖,段峰,这种达到王级的修仙者根本不需要可怜,怜悯,同情……
能够达到王级的修仙者,皆是有经历过尸山血海,手下冤魂定然无数。
自己若可怜这种人。
那被段崖,段峰所斩杀的冤魂谁来可怜,谁来怜悯,谁来同情……
既然选择走这条仙路,就应该有斩人与被斩的觉悟。
这是这个世界的规则,这是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律法,不准杀生,所有人全部修仙问道,那终有一天这个世界的资源会被消耗待机。
只有杀戮与新生并存,才能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
这也是为何郑拓对杀戮并不觉得违心的原因。
他早已看透这个世界的本质。
弱者会被强者斩杀,强者会被更强者斩杀,更强者会被更更强者斩杀。
而那些无法被人斩杀的,天道会出手,帮忙斩杀。
在这个世界中,游戏规则,就是如此。
段崖的气息在一点点消失。
郑拓手心一动,仙鼎出现手中。
仙鼎转动,投下大片五彩斑斓的光。
哗啦啦……
有锁链出现,将段崖捆绑,拉入仙鼎之中。
“等等!”
段崖此刻有话要说。
反观郑拓。
并没有任何收手之意。
“你是一位王级强者,我给了你有尊严的死法,你不应该破坏这种氛围才是。”
郑拓望着段崖,如此说道。
“呵呵呵……尊严?”
段崖的眼中慢慢汇聚出光芒。
“你觉得,到了我这个境界,还在乎什么尊严吗?”
正说着。
段崖那残缺的元婴嘭的一声爆炸。
强横的冲击将仙鼎锁链挣脱。
下一秒,段崖神魂体长牙舞爪,宛若恶鬼般冲向郑拓。
“尊严与生命相比较什么都不是,只有活着,一切才有意义。”
段崖最后的杀招。
王级神魂体爆发,催动秘法,杀到郑拓面前。
他要以王级神魂体干掉郑拓,然后夺舍。
如此这般,他就能保证不死,仍旧存活于世。
可惜!
嗖……
郑拓眉心一杆长枪,噗嗤一声,戳在段崖神魂体之上。
龙枪因为郑拓实力的提升而提升,如今已是能够对抗王级强者神魂体的大杀器。
被龙枪洞穿。
段崖便感觉自己在这一瞬间被封印。
哗啦啦……
仙鼎之中在度飞出一条锁链。
锁链将段崖神魂体捆绑,继续拉入仙鼎之中。
“你该体面的离去,而不是如此这般不堪,落得这般下场。”
郑拓摇头。
“呵呵呵……有什么不同吗?”
段崖摇头。
“凭借你的实力,你是不会懂的,或者……”段崖望着郑拓,“或者,是我不懂吧。”
段崖没有在言语。
其被拉入仙鼎之中,没有了声音。
干掉段崖。
郑拓并没有多开心。
他转头,看向远方某处。
“看来,小七大魔王应该是快撑不住了。”
说着。
他鲲鹏翼颤动,化天下急速,向魔小七所在位置杀去。
与此同时。
魔小七所在,看情况,恐怕不容乐观。

Previous article

zaou7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征服美職籃討論-第一千五百零五十章 黑馬年代(上)推薦-4h46e

Next article

5vtl0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老祖宗在天有靈笔趣-第793章 老祖宗的下馬威讀書-zz7qw